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图书馆故事(番外1、树莓风波)

Shiro老伯爱Shoot:

忍不住安利一篇《图书馆故事》猪脚是美短猫宅和多伯曼军犬李,配角为圆滚滚柯基发丝抠、表情无能巴哥肖、暹罗美喵根……画面感太强烈,吾已阵亡。

tannins:

秋天到了,卡特小姐的甜品店也忙碌了起来。店长小姐订购了一箱又一箱的应季水果,苹果、芒果和菠萝可以用来烤水果派,红提则可以用来做蛋糕装饰,唐人街的婆婆教了做山楂糕和柿饼的方法,还有树莓——这种红彤彤的小家伙是卡特小姐的秘制果酱的主要原料之一。

开心的不止甜品店的顾客们和卡特小姐本人,图书馆里也弥漫着欢乐的气息。

“我看到了!”肖激动得眼泪汪汪,更衬得她脸上的表情“忧郁”无比,“整整一箱香蕉,感觉像是置身于热带丛林里一样!”

“库房里还有两箱呢。”弗斯科得意地说,“今早卡特和左伊来的路上提到过,我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我们马上就会有香蕉蛋糕吃了对吗?”肖小心翼翼地问,仿佛生怕会收到预料之外的答案。

弗斯科重重地点头,“肯定的!以后我们每天早上早早地去甜品店,可以吃到热乎乎的第一炉!”

两只小狗欢快地跳着叫着,仿佛已经置身在美味海洋中一般。突然,一声粗粗的喷气声从旁边传来,小狗们停住动作,看到多伯曼正安静地站在一旁,一脸不屑。

“弗斯科先生,肖小姐,我恰好听到了你们的谈话。”短毛猫慢慢从一旁的书架后走出来,然后看着巴哥犬说,“肖小姐,请注意不要因为食物的美味而贪吃过多。我想你还记得上一次因为独自吃掉小熊先生的半块牛排而撑到肚子,我们不得不半夜将你送去医院那件事?”

巴哥犬那兴奋地抖动的小尾巴立刻搭耸了下来。她当然记得那堪称耻辱的事件。那是不久前,小熊先生正式得到芬奇先生的承认加入图书馆护卫者的行列,他们一起齐心协力救出了某个富翁家里的书精灵——肖甚至还和小熊先生一起坐了飞机!成功地将几乎奄奄一息的书精灵送回图书馆,小熊先生便带着他们几只猫猫狗狗去吃夜宵,肖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牛排,而小熊先生看起来也十分喜欢巴哥犬蹭着他的胳膊的模样。好吧,最后的结果演变成了另一场人仰马翻,直到医院里和蔼的医生小姐告诉大家并无大碍。

看到巴哥犬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猫咪走进了一些,抬起爪子轻轻摸了摸蹲卧在地上的巴哥的头然后说道:“卡特小姐虽然是为我们提供食物的来源之一,但是她是个人类,她需要做食物给那些不会捕猎的人类吃。如果你吃得多一些,那么另外那些可怜的人类就没有食物可吃了,知道了吗?”

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芬奇再次摸了摸她的脑袋,接着说道:“所以,为了那些饿着肚子的人类,不要贪吃,好吗?”

“就像救助那些书精灵一样?”肖问道。

芬奇眨了一下眼睛,犹豫了一下说道:“呃,某种程度上大概可以这么说吧。”

“明白了!”肖一下子挺起胸脯,“保证完成任务!”

 

“你知道根本没有什么‘狗吃得多人就没有吃的’这种无稽之谈吧?”在离开的时候,里瑟小声问道,“人类有办法从任何看起来稀奇古怪的东西里变出吃的。”

“没错,实际上来说,将人类看成站在食物链顶端也不为过。”芬奇也将声音压得低低的,“但是我想这是最直观易懂的劝告肖小姐不要贪吃的方法了。”

而如果芬奇先生有预测能力,知道这件事最后会发展到何种地步的话,他肯定、肯定不会阻止肖小姐去吃东西的。

 

“拜托,你不是真的相信了猫宅的话了吧!”弗斯科抓着地板难以置信地问道,“很明显,不会有人因为你多吃了卡特家一块馅饼就饿死的!”

“不!”肖如此回答,然后趴在甜品店的一角死也不肯挪动一步。

“那么好吃的香蕉蛋糕!”弗斯科指着厨房的方向。

“不。”肖回答。

“你闻到了吗,还有柠檬饼干!”

“不……”

“果酱吐司!”

“……”巴哥犬已经开始泪眼汪汪了,但是依旧不肯挪动。

“哇哦。”一个声音突然从高一些的地方传来,两只狗警惕地朝着声音源望去,看到了一个奶茶色的身影正端坐在高高的吧台上。

“坏猫!”肖第一个叫起来,并且开始试图冲上桌子,不过很显然小小的体型对此完全没有帮助。

根悠闲地舔着爪子,一直等到巴哥犬叫了好一阵子之后才瞥了对方一眼,轻快地说道:“叫了这么久,你不饿吗?”

巴哥犬立刻刹住了声音,转而改为警惕地死盯着对方。

暹罗猫歪了歪头,故意将自己巧克力色的尾巴垂下桌子边缘轻轻摇晃着,巴哥犬的目光立刻黏在那尾巴尖尖上再也挪动不开了。

“你想干什么,格罗夫?”弗斯科虽然没有表现出敌意,但是却明明白白地表示出了“我不喜欢我的甜品店有猫出没”的意思。

“请叫我根,弗斯科先生。格罗夫是个人类姓氏,不是我的。”根开口说道,“以及,我大老远地来到这里,你们竟然不愿意请我喝杯茶吗?”

“如果你够聪明,根,你就应该远远地避开这里。”弗斯科干脆蹲坐在地上,“你该知道老狗看到你会怎样。虽说他现在全心全意扑在猫宅身上大概忘记了几种干掉你的方法,但是你最好不要忘记他曾经是一条军犬这个事实。”

“噢噢,我当然永远都不会忘记。”根微笑着,“所以调戏他才会这么有趣~”

弗斯科没有接话,只是警惕地看着对方。而巴哥犬已经几乎按耐不住想要扑上去咬那条摆动不停的猫尾巴的冲动了。

“我只是来知会你们一声,免得你们搅了我的游戏。”根说,“我打算整一整那条多伯曼,我想想,用树莓果酱如何?把图书馆涂成红色——哇噢,是不是个很棒的提议~?”暹罗猫猛地勾了一下尾巴,连带着巴哥犬也猛地抬头。

“你们说,鲜血一样的红色会让那条前军犬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根的语调轻快而带着些好奇。

柯基和巴哥立刻用戒备的眼神望着她。

“我先将这里所有的树莓果酱偷走。”暹罗猫摇晃着尾巴说,“这个部分你们不用担心,我有自己的力量。然后,我会将果酱涂在墙壁上——一个拿着麻醉枪的流浪动物捕猎者怎样?够不够刺激?然后诱骗那条多伯曼看到我的作品——”

“里瑟先生不会离开芬奇先生!”肖大声反驳,同时再次努力跳跃着想要抓到暹罗猫的尾巴。

“噢,真的吗?”根突然笑起来,“真的吗?”

 

“哈罗德——”多伯曼说。

“不,里瑟先生,我不会舔你的鼻子作为什么回应,你不觉得首先来说你根本就不应该舔我的鼻子吗?”猫咪打断了对方的话说道。

“可是——”

“不,请直接睡觉好吗,里瑟先生?”猫咪说着跳进了窝里,转着圈找到最正中的位置卧下。多伯曼看着对方的动作,然后看了一眼不远处自己的窝,前腿虽然朝着自己的窝的方向,但是后腿却偷偷摸摸地一点一点靠近猫咪的窝。

里瑟心里盘算着今天应该用什么借口来钻进芬奇的窝里,然后就听到猫咪开口问道:“你还不睡觉吗,里瑟先生?”

“哈罗德——”里瑟在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一个借口,“我的鼻子痒痒的,今晚我可以睡在你的窝里吗?”

猫咪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片刻后猫咪慢慢说道:“好吧——”

多伯曼在猫咪话音未落的时候就跳进了窝里,喜滋滋地将猫咪围了个严严实实,顺便在猫咪的耳朵上舔了一下。

“以及,以后不要再说一些奇怪的借口了,里瑟先生。”芬奇说,“如果你真的这么偏好我的窝,我不介意与你共享的。”

回应猫咪的是多伯曼差点儿舔遍猫咪整个脸的舌头,接着大狗就将头放在猫咪的头旁边,闭上了眼睛。暖暖的热意顺着毛发传递到芬奇的脸上,猫咪眨了眨眼睛,将自己的爪子从多伯曼大大的掌中抽出,然后放在狗爪上面。

多伯曼很快就睡熟了。而猫咪又等待了一会儿,才慢慢地将自己从大狗的怀抱中抽出来,跳出他们的窝。

下午的时候巴哥犬泪眼汪汪地冲到他面前狂吼“坏猫要伤害里瑟先生!”的情景还在他脑海里盘旋。对此,前军犬先生当然嗤之以鼻,并且告诉巴哥犬能够吓到一条军犬的所谓血腥场面压根儿就不可能出现。但是芬奇并不觉得里瑟说的是全然的实话,看看之后他一直保持出现在芬奇身边十厘米之内就可以感觉到了。

所以,这一次芬奇没有挑剔里瑟给出的同床理由——如果同伴心有不安,给予必要的安慰是必须的,不是吗?

芬奇再次回望了一眼,确定窝里的里瑟已经处于深度熟睡之中,然后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

猫咪的目标是甜品店。确切来说,是甜品店存放水果的冷藏柜。卡特小姐并没有开始制作树莓果酱,不然的话芬奇会看到被丢掉的蜂蜜罐子。所以,根真的是在虚张声势——这也是为何芬奇在听了肖的话语后丝毫不担心的原因之一。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去巡视一下也是好的。

冷藏柜看起来毫无异样。香蕉架上面的香蕉没有问题,筐子里的菠萝和苹果也没有问题,木盒里的山楂膏体也没问题,啊——这里,纸箱里的树莓也没问题。

芬奇满意地点点头。

接下来,就是离开,回到窝里,睡个好觉。

然后,猫咪在墙角的一个小碟子里发现了异状。

红红的小果子因为冷藏而挂着白霜,在秋日凉爽的夜晚空气中慢慢凝出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更衬得整颗果实饱满而美好。猫咪下意识地吸了口气,树莓那独有的甜甜的气息环绕着他的鼻子,钻进他的鼻腔,渗入他的血液之中。

这是卡特小姐留给猫猫狗狗们的馈赠。但是,因为芬奇先生的告诫,很显然巴哥犬一点儿都没有碰。

很少有人知道芬奇先生是树莓及其制品的忠实爱好者。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在讲究饮食的猫咪这里收获了除抹茶粉之外最多的偏好。但是不像要求随时都要吃自己喜欢的东西的人类,芬奇先生在查过树莓的生长习性和挂果时间等等之后坚持只在秋季才会进食树莓。

现在,猫咪第二喜欢的美味就在他的面前啦。

芬奇花了一秒钟思考要不要叼去图书馆分享给里瑟先生一个,但是巴哥犬下午说的话语又回响在他的耳边——为了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那条大狗看到这种颜色了吧……

不不不,绝对不是 因为猫咪真的很想吃掉盘子里所有的树莓!

芬奇小口小口地吃着,注意着不要将汁水滴落在地上,四颗树莓很快就被他一扫而空,他的舌头和嘴巴一周都涂上了红色。冰凉而酸甜的汁水在猫咪的舌头上打着滚儿,这让猫咪惬意地眯上了眼睛。

“哈罗德?”里瑟的声音突然传来,芬奇猛地一惊,差点儿被口中的多汁水果呛到,他立刻转身望去,看到大狗就站在他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他。

沉默。

沉默。

还是沉默。

“里瑟先生——”最终,猫咪心虚地瞥了一眼墙上的挂表,然后小声地打破沉默,“我想我没有打破我们十二点之后不吃宵夜的的规定吧……”

回应他的是大狗突然扑上来的动作。

 

人类的学者通过数十年的研究声称,狗狗们大多数是色盲,他们的世界由白色、黑色和灰色组成,同时夹杂着一些红黄色和蓝色。

杰西卡有时候会在换上新衣服的时候问:“约翰,我今天穿的好不好看?”而多伯曼当然会表现出很开心的样子,虽然他根本不懂这些深深浅浅的色块到底怎样是“好看”而怎样是“不好看”。

遇见了芬奇之后,颜色这种东西才真正有了意义。每当夜晚降临,他被允许环抱着猫咪入睡,多伯曼总会眯着眼睛静悄悄地看着怀中这一团毛茸茸的小生物。银灰色的毛发会在月光下显出柔和的光泽,深黑色的条纹几乎同多伯曼自己的毛色融为一体,砖红色的小鼻头泛着湿润的水光,还有那双眼睛——有些时候是宝石一样的蓝色,有些时候是翡翠一样的绿色。

这些颜色被猫咪身上带着的独特的味道环绕着,尽管嗅觉是多伯曼最自豪的方面,但是里瑟至今不知道该如何确切形容芬奇的味道。清新的沐浴露的味道打底,延伸出一层薄薄的绿茶的苦涩味儿,然后浮着一层卡特店里的点心的香甜味道,阳光的暖意和月色的清凉交织在一起,中间穿插了纽约城大街小巷之中的气息。最后,在将所有的气味分门别类地排除之后,还有一种淡淡的味道沉淀在所有这些气息的最里面。这种气息藏在图书馆的书本中,飘在天花板上,落在瓷砖缝隙里,散布在整栋建筑的每一方空气之中,而它的源头就是芬奇。

那些属于芬奇的颜色和属于他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是里瑟珍藏在记忆深处的宝贝。

而现在,多伯曼觉得,他需要更新一下他的“珍宝”了。

猫咪的嘴巴上满是红红的汁水,甚至有一滴滴在了他胸前白色的毛发上。伴随着猫咪的话语,那条红红的小舌头被里瑟瞧了个清清楚楚。多伯曼感觉心口像是被树莓砸出了一个小洞,然后又被灌进去了一大碗蜂蜜。月光透过玻璃门照进来,猫咪那红红的嘴巴看起来比这整个店中所有的食物看起来都要美味可口。

不,绝对比这世上任何的食物都要美好。

里瑟的心里猛然地窜出一个想法——我绝对、绝对不会 让任何人看到这个样子的哈罗德。

紧接着,大狗的身体就立刻执行了自己的脑袋下达的指令。

 

肖小姐今晚睡得十分不安稳。一方面是担忧于那只坏猫会不会真的弄出什么猫飞狗跳的恶作剧,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真的好想吃傍晚卡特小姐留给她的那种红红的小果子啊。

一阵响动突然从门口那里传来。肖警惕地抬起头望过去,然后扭头朝着远处芬奇先生的窝望去。芬奇和里瑟的窝都是空的,看来门口的响动是属于猫咪和大狗。

他们一定是又去看望被外借的书本们。肖充满敬意地想,然后觉得自己一定要赶快睡觉养好精神,明天就可以跟随芬奇先生和里瑟先生进行又一次的拯救书精灵的冒险。

里瑟先生叼着猫咪轻快地朝着窝跑去,这件事情多伯曼现在已经做得很熟练了。肖偷偷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看着大狗动作轻柔地将猫咪放进窝中,然而令人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也立刻跳进窝里,而是站在地面上,鼻吻对着猫咪的脖子嗅个不停。

“难道芬奇先生受伤了?”肖惊恐地猜想,连忙将眼睛睁得大一些努力看着那边的景象。

“里瑟先生!”猫咪压低声音叫着,“里瑟——不,这样很痒!”

“哈罗德——”里瑟含糊地叫着,鼻子却无论如何也不离开猫咪的脖子。肖看到大狗甚至伸出了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猫咪胸前的毛发,弄得猫咪整个翻过身来四只爪子徒劳地在空中抓挠着。

“里瑟先——约翰!”芬奇低呼了一声,费力地想要扭头看向巴哥犬的方向,“肖小姐会被你吵醒——”

肖连忙压低身体,努力装出熟睡的样子。她觉得或许芬奇先生真的受了伤,而里瑟先生正在为他舔舐疗伤。独自睡觉当然是不可以的,她得确保芬奇先生没有大碍才能安心睡觉啊。

“在我看来,你才是声音比较大的那个。”里瑟在舔舐的间隙这样说,然后舌头舔过猫咪的嘴巴。

芬奇差点儿惊呼出声,但是最终只是用爪子抓了一下里瑟的脖颈。多伯曼干脆两只前爪搭在窝的边缘,将猫咪能够逃开的路径全部封住,然后专心地开始舔猫咪的脸颊和嘴巴。

“好甜,哈罗德。”里瑟说。

“秋季的树莓本来就——唔!”

哎?发生了什么?芬奇先生的嘴巴被什么堵住了吗?肖冒险地抬头望去,只看到猫咪和大狗的头的轮廓融合在一起。

“牙齿很尖利啊,哈罗德。”

“将舌头凑得太近是很不合适的行为里瑟先生!——你受伤了吗?我的牙齿太锋利了吗?你还好吗约翰?”

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舌头可是狗狗们最重要的东西之一。如果里瑟先生的舌头受了伤,那么他甚至将没有办法继续为芬奇先生舔舐疗伤!

不过很快多伯曼的动作就让巴哥犬放下心来。里瑟咬了咬对方的掌心,然后再次凑到了芬奇的脖颈处。通过猫咪发出的呼噜声,肖觉得芬奇先生应该是相当享受于里瑟先生帮他舔毛的。

“里瑟先、先生,请不要舔这里——”猫咪的声音里开始带了一点湿润。肖再次紧张起来,难道芬奇先生伤得很严重?舔伤口会很疼吗?

“这只是小小的惩罚,哈罗德。”里瑟的声音有些模糊,大概是因为他的嘴巴埋在猫咪的毛发间的缘故,“你竟然背着我偷吃夜宵,还弄出了那样的——所以,这只是个小小的惩罚。”

——哎?所以今晚芬奇先生和里瑟先生今晚并不是出去工作?

肖惊呆了。

“可、可是,唔——树莓果实的颜色……”

“很好看,尤其是在你嘴巴上。”里瑟的声音听起来不同寻常的轻柔,“而且很甜。”

“如果你想吃树莓——约翰!不要舔这里!——如果你喜欢树莓,那么今年就请卡特小姐多做一些树莓果酱——呃!”

“哈罗德,我以为你早就应该知道的。”里瑟说,“我并不是喜欢那些东西的味道,而是喜欢你的味道。”

 

后来,肖慢慢地睡着了。虽然那边的窝里一直有奇怪的响动和低低的声音,但是在得知芬奇先生并不是受伤之后,巴哥犬觉得悬着的心马上放了下来,睡神也如期前来与她相会了。肖觉得这是近段时间睡得最好的一觉了,因为芬奇先生说会拜托卡特小姐多做一些树莓果酱——那就意味着她将会多多地品尝到那种甜美的味道,想想就觉得日子真是美好啊!

但是,那几天反而是芬奇先生有些精神不大好,午睡时间能横跨整个下午。不过肖一点儿也不担心,因为里瑟先生会忠诚地守护在芬奇先生旁边的——无论清晨、白日还是夜晚。

 

又过了几天,那只坏猫再次出现了。当时肖正在对着一块果酱面包大快朵颐,突然掉下来的一团身影差点儿让巴哥犬吓得叫起来。待看清来者那巧克力色的尾巴后,巴哥犬立刻紧紧护住自己的食物,警惕地盯着对方。

“放松,小狗狗。”根轻快地跳到一旁的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肖,“我今天只是来找找乐子。”

“什么乐子?”肖谨慎地问道。

“你啊。”暹罗猫蹲坐在桌子边缘,尾巴垂在半空中,伴随着微风轻轻摆动着,巴哥发现自己的目光很难从上面挪开。

“我不是乐子,我是肖。”肖这么说道。

暹罗猫爆发出一阵笑声,“我就知道调戏你比调戏那条黑狗好玩多了!”她欢快地说道,“来当我的宠物吧!”

肖谨慎地回避了暹罗猫的那个邀请,开口说道:“你才没有去调戏里瑟先生。这几天里瑟先生都待在芬奇先生身边。你的任何邪恶计划都不会成功的!”

暹罗猫歪了歪头,“谁说——我的计划没有成功?”她慢慢说道,“只是,我可真没有想到他对‘红色’那么把持不住~”

巴哥犬眨了眨眼睛,思考了半天也没明白暹罗猫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管他呢,反正坏猫的计划没有施行,里瑟先生照旧如常,甚至还更黏着芬奇先生了一些,这难道不是最美好的日子吗?

阵阵香味从卡特的甜品店里飘了出来,肖嗅了嗅,似乎是司康饼的味道。她想了一会儿,又想了一会儿,这才下定决心仰起头看着桌子上端坐着的猫咪,大声说道:“首先,你得明白如果你还计划着做出对图书馆不利的事情,我仍然会为了图书馆和你战斗到底!其次,我不是宠物,我是图书馆的护卫——呃,实习护卫,但是我会证明自己能够担负起这份职责!最后,你是一只坏猫,你的鬼点子又多又怪,但是你确实曾经帮助过图书馆,所以尽管我仍然认为你是坏猫,但是我会尽可能管住自己不去咬你!明白了吗?”

暹罗猫依旧是端坐着,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于是肖继续说了下去:“所以——卡特小姐做的司康饼要出炉了,你想要来一块吗?”

根再次歪了歪头,一阵风吹过,她的尾巴反而僵立着纹丝不动。过了片刻,她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为何不呢?”


评论
热度(100)
  1. Shiro老伯伯Shiro老伯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老伯伯分区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