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翻译】Natural Selection - Interlude 2(幕间2)

Shiro老伯爱Shoot:

这章的人物心理动态和互动是不是要到顶峰了!

秋乙一:

作者:kesdax

翻译:秋乙一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46480/chapters/3968266

电梯间

Chapter 1Chapter 2Chapter 3Chapter 4Chapter 5Chapter 6Interlude(幕间)Chapter 7, Chapter 8Chapter 9Interlude 2(幕间2),Chapter 10,Chapter 11,Epilogue(尾声)

---

首先我要检讨下我这段时间的翻译质量嗯,_(:3」∠)_刚翻了下前面,自己都读不下去了,第一部也快翻结束了,QVQ, 后面会注意的。

注意,我个人觉得这章虐出了新高度~~~



Interlude 2(幕间2) 

「距离系统重装1.36小时」


“Finch,我要切断联络了。”

“Miss Shaw,我真的不认为——”通话断了,“——这是个好主意。”Harold低声说。他虽并不太惊讶于Shaw的决定,但他更希望Shaw能跟Reese和Fusco一起,他们本就人手不足,战线太长会导致成功几率大大降低。Harold禁不住的开始为所有人担忧,也包括Root。

Shaw和Root间的关系明显有了什么变化,甚至连他都发觉了,虽然他一直对此装聋作哑,希望Shaw的醒转能够稍稍平息Root日渐严重的暴力倾向。以暴制暴从来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他现在意识到了他先前把火气都撒在Shaw身上是太过分了些,但直接怪罪到别人身上是会容易很多。

而其实,或许罪魁祸首还是他自己。

因为他到今日依然在质疑着自己的那些决定,从建立the Machine开始到选择去相信Control,甚至是在Reese和Fusco已经出发去阻止Samaritan的现在,他都还不清楚这个选择是否正确。Samaritan不是他一手建起来的,它不会像the Machine那般关心人,但如果它能看能听、能发觉危险并在威胁发生前通知政府的话,Harold觉得他能接受这个结果,这虽代表着不再有无关号码,但至少可以阻止那些最为糟糕的事。

Control 给的那些能让他远程接入Samaritan,所以在Reese和Fusco到地方之前他唯一要做的便是等。Harold坐在一堆电脑中间,远离了他本来那个家,那个舒适而又让她安心的地方,他静静地等着,尽力不让自己太过紧张。

尽力不去想那些他犯过的错误。

“Finch,好了,我们到了。”一小时后耳机里传来了Reese的声音。

“Mr Reese,小心些。”Harold脱口而出。这话他在许多场合都说过,但从没像这次一样真切的需要它们。

几分钟后,“好吧,Finch,”Reese说,“这东西要怎么弄?”

“像我讲过的那样把设备接上就行了。”Harold说,希望能是自己亲手来做这些。

“好了,”Reese说,“你进去了没?”

“正在建立连接。”Harold说,在一串串信息流源源不断地显示在屏幕上时飞速地敲着键盘。桌上的四台笔记本用以迷惑Decima的安防系统,好让Harold毫无阻碍地黑进Samaritan的操作系统。

这比Harold想象的要简单许多,事实上是简单了多,一度让他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个陷阱,但随即四个电脑上都闪现出了代码,让他如释重负地打消了这个疑虑。

“我的天。”Harold说,他认得这些代码,这是的代码。

Harold瞪着电脑屏幕,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但屏幕都又黑了下来,只剩下视网膜残像在告诉Harold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

屏幕重新亮了起来,反反复复都是那一行字。

「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管理员,您好……」

“Finch,”耳机里传来了Reese的声音,“你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

Harold依然死死地瞪着眼前的屏幕,Reese的声音就像远方的回音一样模糊,直到他终于惊醒过来回到了现实。

“我想我能。”Harold喃喃自语。

 

「距系统重装0.44小时」

“你知道,虽然Shaw这人讨厌得要死,”Fusco说,“但硬闯黑暗城堡这种事,我还是希望她能和我们一起去。”

“Lionel,放松,”Reese说,“这里也没那么多人把守。”但在说话这空当里,他便发现门口有四个荷枪实弹的守卫。

“你要告诉我刚才那是哪一出么?”Fusco说。

“不。”Reese说,从车上跳了下去。他也不太清楚‘那一出’到底是什么,而且反正他也不想知道,但他可以肯定的是,就算Shaw现在和他们一起,她那时不时分神去担心Root的精神状态并不能帮上多大忙。Reese摇摇头,毫不讶异Root会一逮到机会就立刻逃之夭夭,他只常想着若是Shaw当时没在交火里中枪就好了。

Reese花了二十多分钟的时间观察守卫,确定他们的巡视线路和弱点。在示意Fusco跟上后,他悄悄地从一侧潜了进去,小心的避开了Control警告过他们的那个摄像头。整个建筑被一圈极高的铁丝网栅栏围了起来,但值得庆幸的是它们并没通电,Reese在栅栏上切开了一个足够他们两通行的洞。

“跟在我后面。”他轻轻的说,然后顺着阴影朝建筑另一边迅速移动。就他刚才的侦查来看,三十秒内会有一个当班的守卫巡视过这里,他做好准备静静地等着。守卫并没有发现他们,在Reese用枪托砸在他后脑勺上时,他哼都没哼声便倒下了。

“把他绑起来。”Reese说,递给Fusco一打束线带。他把守卫的制服和帽子扒了下来,顺手还拿走了那人的对讲机。

“我们要拿他怎么办?”Fusco说,把那个毫无意识的守卫的双手绑在背后。

Reese耸耸肩,“把他藏到灌木丛里去,”末了又加了句,“在这儿等着。”

四个守卫中两个一直守在门口,另外两个绕着建筑的外周巡视。Reese穿上制服大摇大摆的从正前面走了过去,埋头直接经过了门口站岗那两人跟前,他们俩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所谓高级安防也不过如此。”Reese咕哝了声。

在他转过弯时,看到另一个巡逻的守卫就在他前方五十米的地方。他加快脚步赶了上去,从后面用手环住了守卫的脖子用力勒住,那人在他手里挣扎了会儿便失去了意识,Reese顺手把他扔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

「搞定两个,还有两个。」

Reese从拐角小心翼翼的探头出去瞥了一眼,那两个人还站在那儿。

“喂!”他叫道,把脸藏在阴影里,“来帮个忙。”

那两人立即向他跑了过来,Reese迅速的把头缩了回去,以防对方看到他的脸。

两人一眼就看到了地上昏迷的那个守卫,但在他们来得及拿出对讲机通知其他人之前,Reese就已经射中了他们的膝盖,消音器在夜空里沉闷的响了几声,那两人倒在了他们的同事旁边。Reese把他们三个捆在了一起藏了起来,远离摄像头的范围,也不会被路过的人轻易发现。

Reese扒下一个守卫的衣服递给了Fusco,“拿着,穿上。”

Fusco小心翼翼的看了那夹克一眼,但还是穿上了,“你要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么?”他问,把那个对他来说巨小无比的帽子扣到了头上。

“暂时不,”Reese说,“你不知道最好。”

“你到底还会不会鼓舞士气?”Fusco说,但Reese没理他。

Control给的密码能让他们从侧门溜进去,但Reese不怎么喜欢这个主意,在往里输入时,他总觉得密码不会起作用,或许这事从头到尾都是个陷阱,几秒内他们就会被Decima的人团团包围。但门咔哒一声安静的开了,并没有发出什么警告。

“这也太轻松了点。”Fusco咕哝了声。

“没错。”Reese表示同意。屈指可数的守卫、监视范围的盲点……从头到尾都轻松过了头,怎么看都像个陷阱。

“Finch,好了,我们到了。”Reese说。

“Mr Reese,小心些。”

Reese和Fusco朝地下二楼走去,据Control所说,服务器就在那儿。一路上他们没遇到任何抵抗,整个走廊上空得吓人,Reese在通往楼下的安全门上再输了一次密码,门同样安静的开了。

“那个女人,”Fusco说,“就是给你们密码的那个,她是谁?”

“政府的人。”Reese说。

“她是干嘛的?”Fusco问。

Reese停住了脚步,转头看了Fusco一会儿,“你不会想知道的,”他说,停了在一个继电器机箱前面,“这儿。”他用小刀把门撬开,露出里面乱七八糟的电线和电路板。

“好吧,Finch,”Reese说,“这东西要怎么弄?”

“像我讲过的那样把设备接上就行了。”Harold说。

Reese照做了,他从口袋里取出那个小小的设备,接上了线。这比他想象中要难很多,一旁的Fusco时不时就焦急地瞟他一眼,示意他快一点。Reese用最快速度捣鼓着手里的那个小黑盒,那东西长得跟手机一般大,功能也差不多,而据Finch所说,这个塑料盒子能让他接进Samaritan的系统。

Reese对此毫不怀疑。

“好了,”Reese说,“你进去了没?”

“正在建立连接。”

Reese正要回话,但Fusco开始在这时剧烈地摇晃起了手,「前面有人」,他无声的示意。

Reese点点头,谨慎地跟着Fusco顺着楼道向上。楼道间的灯光十分昏暗,直到那人到了跟前Reese才发现了对面有人。

但Reese迅速认出了这个青年,他身上穿着一件实验室里的白大褂,胸前还有个假名牌与之配套。

“别开枪。”Reese说,向Fusco示意,同时放下了自己的枪,与此同时那青年的嘴里正跟连珠炮一样向外喷射着日语。

“Daizo,没错吧?说慢点儿,”Reese说,认出这是Root的书呆子小分队中的一员,“你在这儿做什么?”

“你认识这孩子?”Fusco问。

“算认识。”Reese说,这孩子看起来吓坏了,口里磕磕绊绊的英语让Reese完全不知道他在回答些什么。

“别动。”一个声音在Reese身后说,然后他便感到有什么硬物抵在了他的肩胛骨上。

“Jason Greenfield。”Reese说,向身后瞥了一眼,不觉得Greenfield有那个胆扣动扳机,而Greenfield正颤抖得厉害的手证实了他这一观点。

“你认识这群人?”Fusco问。

“勉强吧,”Reese说,转身对Greenfield说,“我可以假定Daniel Casey也在附近么?”

Greenfield点点头,“你在这儿做什么?”

“真有趣,”Reese说,但他一点都没笑,“因为我也想问同样的事。”

Greenfield示意他们跟上,把他们带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里,里面看起来像有一百多个服务器(如果那些真是服务器的话)。Daniel Casey 正蹲在其中一个前面,捣鼓着里面的什么东西。

“我们就快弄完了。”Greenfield说,在确定Reese和Fusco不是威胁后放下了枪。

“弄完什么?”Reese问。

“实话说,”Greenfield说,看着Casey把服务器的什么东西装回了原处,“我们也不清楚。”

Reese挑了挑眉,想着这是不是属于Control计划的一部分,但他不认为ISA有意识到Root这小队人的存在。

“两周前,我们每人都收到了这个。”Greenfield解释道,举起了一个小小的长方体黑盒。

“外接硬盘?”Fusco问。

Greenfield点点头,把硬盘递给了Casey,Casey接了过去把它装在了另一个服务器上,“它们里面除了代码之外什么都没有。”

“而且那些代码一点儿道理都没有。”Casey说,他的头正埋在一个服务器里面,声音闷闷的。

“直到我们把三份拼在了一起。”Greenfield补充完了Casey的话。

“什么的代码?”Fusco皱眉问,但Reese已经有些明白这到底是什么了。

“像是什么AI系统的。”Greenfield说。

Daizo用日语说了些什么,Reese只听懂了其中的几个词,他转过头等着Greenfield解释。

“他说让我告诉你这个,”Greenfield说,举起他白大褂上的名牌,“这些和硬盘一起寄来的,第二天我们就用这个名字在这儿工作了。”

“有人安排你们来这儿见面的?”Reese猜道,“那个代码——是不是能把Samaritan覆写掉?”

Greenfield点点头,“如果能起作用的话。”

“没事,”Casey说,关掉了最后一个服务器的门,“马上就知道结果了。”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一排排蓝色的指示灯亮了起来,所有的服务器都像是活了过来,Reese和Fusco茫然的看了看对方,都不清楚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成功了!”Casey说,语气中的惊讶完整的映射在了Daizo和Greenfield脸上。

“什么成功了?”Fusco说。

Reese打开他的耳机,瞬间明白了接管Samaritan已不再是一个可选项,“Finch,你不会相信我看到了什么。”

 

「距离系统重装0.22小时」

Decima的总部看起来和其他办公大楼一样毫无特色,高耸入云的建筑外面覆满了玻璃,还有着极其糟糕的空调。Decima科技买下了整栋楼,但六百层的摩天大楼里只有两层是真正的Decima所在地,其他的办公室都只是幌子而已——大多时间里都是空置的,偶尔会出租六个月左右,但绝不会超过一年。没有人在这里长时间呆过,也没人知道地下一二楼正是Decima的所在地。

但Root知道。

The Machine告诉过她,早在几个月前Samaritan上线之前,那时她还在忙着为备用计划做准备。The Machine给她的信息刚好够她完成命令、够她幸存下来。

所以她现在在这儿,准备完成the Machine给她的最后一个任务,至于结果会如何,Root不知道。但她足够信任the Machine,也绝不会忽略掉任何一个命令,即便这是Root这辈子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The Machine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给她的信息从来都不怎么够,在大方向上喜欢让她自己去琢磨。有时Root会怀疑这是不是the Machine对她的考验,在测试她的忠诚、她的智慧。

Decima大门的守卫少得可怜——但话说回来,在有个全能上帝看着的时候谁还需要那么多保安?但Samaritan已经关闭了快两个月了,所以她没有大意,小心翼翼的进了大楼。前台的桌后面坐着一个保安,面前有一堆监控画面。Root径直向他走了过去,绽放出了她最为灿烂的一个笑容,保安因此而愣神的时间已足够她拿出电击枪将他电晕了过去。

Root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杀他,可能是因为Harold,也可能是因为the Machine,但现在他们都没在看着她,是她自己也说不清的什么东西让她停了手、让那个人活了下来。她已经不再是个杀手,除非是情非得已、需要保护其他人或是她自己的时候。但杀了这个保安却完全没有必要,所以她把他绑好留在了那儿,起身去寻找她真正的目标。

因为她一定要杀了Greer。

她十分轻松地便拿到了同往地下室的权限,这明显代表着有什么不太对劲,但现在她的理智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所以她直接跨进了电梯,下楼进入了Decima的总部,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只有中间的办公室站着个人,背对着她。

“Miss Groves,”John Greer说,“我正等着你。”

Root没在意他那冷静又傲慢的举止,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面对这个男人了,和上次一模一样,枪在她手里,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束眼前这人的生命。

Greer转过身看着她,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也没妨碍她看清他脸上纵横的每一根线条,深切地写出了他的年龄。

“如果你是来阻止Samaritan的话,”Greer高声说,“你已经晚了。”

“我倾向于认为我还有那么点时间。”Root说,而如果她算得没错的话,那时间也不长了。不过那不是她的任务,她得强迫自己顺着theMachine的计划走,分散Greer的注意力——必要时可以杀掉他——直到……直到什么,她不知道,the Machine没有告诉她另一部分的计划是什么。

Greer大笑起来,但声音里却毫无笑意。他牢牢地盯着她,像是能直接看穿她一样,“那么,Miss Groves,你到这里到底有何贵干?”Greer说,“你早该在有机会的时候加入我们。”

“不,”Root说,手里的枪稳稳的,“我早该在有机会的时候杀了你。”

“哈,”Greer说,像是这一切都突然说通了,“你就是来干这个的?”

“要是我的话,会觉得这很显然。”Root说,朝着他的方向轻轻晃了晃枪。

“但到现在你都还是没有杀我,”Greer慢慢说,“我很好奇,这是为什么呢?”

Root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因为她也在想着同样的事。

“Harold的英雄主义情结也影响到你了么?”Greer问,语气里有些微的不可置信,“你觉得你已经是他们的一员了?”

“闭嘴。”Root说,因为他的话有一部分是真的,Harold的小分队真的影响到了她,还不止一方面,他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特殊的地方,Harold的道德观,Reese绝对的忠诚,还有Shaw……

Shaw她——在一些极少的时候、在她没有对万事万物都怒目而视的时候——看着她的那个眼神像是在说她在乎,像是在说Root对她而言有多重要。

而这,不是Root所能习惯的。

Root尽力不让自己去想到Shaw,单单是回忆起她的感觉就让她疼得要死;而且她也不愿意去想她做过的那些事,她是如何离开、把所有都抛在了身后;不愿意去想Shaw对这的感受。

她抛开这些想法,把注意力集中在Greer身上。

因为她不是他们中的一员,她永远也不会是。

他又笑了起来,而Root突然感到了害怕——因为他没有。

“他们还觉得你是疯子么?”Greer问。

“我不是……”

“他们是这么觉得的,不是么?”Greer说。他在嘲弄她,拖延时间,她十分清楚这点,但他的话依然如火炭一般狠狠地灼烧着她。

她抬起枪,绷紧了手,但Greer连缩都没缩一下,她开始想着房里昏暗的灯光是否足以掩盖掉她手上轻微的颤抖、以及她眼里的泪光。

她的指尖扣在扳机上,但她做不到,她没办法再轻易的扣动扳机、结束一条人命。

「你比这要强得多。」

Shaw当时会说这话可能只是孤注一掷的想安抚住她而已,Root不知要不要相信它们,但她确实听进去了,也明白了随随便便杀掉什么人并不能解决问题。

但杀Greer是她必须要做的事,这是必要的……但她还是没能扣动扳机。The Machine当时的话在她耳里响了起来……「尽量拖住Greer,必要的时候,杀了他。」

这不是the Machine第一次违背她的编码发出一个击杀指令,但这依然没让这个简单的动作变得容易。

她颤抖着的手已经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她虽不属于Harold的小分队、不是他们的一员,但这并不代表她得停止去争取。

Root垂下了枪,Greer微笑了起来。

“Samaritan即将再次诞生,而你,亲爱的…”Greer说,亮出他藏在背后的枪,“你不会活着见到那时候了。”

Root没有如他所愿的那样闭上眼,因为闭上眼假装死神不在那儿不代表你能逃得过死亡。

但枪声响在Greer扣动扳机之前,他重重的倒了下去,膝盖上血肉模糊,枪从他手里飞了出去。

「Shaw」。

她看起来很生气,比平时还要生气,她直接走到Greer面前,一脚将他踢晕过去。

“你在那儿站了多久?”Root问,摒住了呼吸。「你听到了多少?」

“足够久。”Shaw捡起Greer掉在地上的枪,把它别在牛仔裤的腰带上。

“你会朝我开枪么?”Root问,虽然她自己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

“如果必要的话。”Shaw说,而Root知道她所言非虚。“现在还没这个必要。”她补充了句,冷漠地耸耸肩。

Shaw一直都极其巧妙的避开了她的眼睛,但她还是来了,她再一次来救了她。Root上前一步,手不受控制的朝另一个女人伸了过去,在Shaw生硬地后退一步、冷冷的瞪着她时,她禁不住瑟缩了一下。

“Shaw——”Root开口,她的声音完全不像她,像是在Shaw的怒视下变得支离破碎。

“我们得走了。”Shaw说,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这就完了?”Root说,“‘我们得走了’?你难道都不想打我什么的么?”

Shaw猛地转过身,像是她精心收束的怒气终于在巨大的张力下拉断了一样,“别乱试探我,”Shaw粗暴的说,“如果你不打算继续你的单人自杀袭击,走吧。”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Root说,在Shaw缓缓朝电梯走的时候连动都没动。

“我没兴趣听。”Shaw说。

“The Machine——”

“停,”Shaw咬牙切齿的说,“闭嘴。”

“为什么?”Root说,即使她明白现在无论她说些什么、无论她怎么解释,都是在给Shaw火上浇油。

而这正是Root想要的,她知道如果她一直这样、一直这样逼问下去,Shaw终究会爆发。

“Sameen,来吧,”Root用她擅长的那种甜的要死的语气说,“打我。”

“你想要我打你?”Shaw说,上前了一步,而Root可以看到她眼里勉力压下的怒火,她也愿意假装在另一个女人眼里看到了类似于受伤的什么东西,但Root不清楚Shaw甚至能否感受到这种情绪。或许那晚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那只是Sameen Shaw生命中另一个一夜情而已,或许Shaw只是在生气着她得在半夜里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或许她根本就不在乎。

但如果Root能让她失控,能让Shaw用她自己那套复杂的方式展现出她真正的感受,那么或许这真的能意味些什么。

Root死死的瞪着她,她们之前的距离已近了很多,如果愿意的话,Root伸手便能碰到另一个人,如果Shaw能让她这样做的话。

Root才意识到她正在哭泣,在Shaw的瞪视下她的眼泪正源源不断地从脸上往下滑。“对不起。”她说,她真心这样觉得,为了所有的事,为了the Machine,为了Shaw,为了把所有事都搞得一团糟的自己。

她的道歉是压倒Shaw的最后一根稻草。

Root看到了Shaw出拳的迹象,感到拳头和她的下巴牢实的砸在了一起,感到疼痛从那儿一点点的辐射开去。但这一切和她左耳里尖利的声音相比都只能算作背景噪音,那感觉就像是要在她脑袋上砸个洞一样。

Root痛苦的叫了出来,跪在了地上。

 

「正在重装系统……」


TBC

_(:3」∠)_这章我很喜欢,因为翻的时候真的感情澎湃了~~然后撒花庆祝机器宝宝吐便当!!

评论
热度(214)
  1. KMBLUE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壳壳壳儿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秋乙一 转载了此文字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