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六个不在场证明和一个六度分割理论

Shiro老伯爱Shoot:

哈哈哈哈,果然当局者迷发丝抠上来就给提示!真的好赞了,曾今俯视众生的根妹,就这样稳稳站在人群中湿漉漉的看着锤锤~

adgjmptw:

时间点大概是405左右,大锤想给不太高兴的根妹整个MP3听听,于是她去求助了小分队里的其他人。一句话剧透全文)

写不出想要的感觉_(:з」∠)_好糟糕

—————————————————————————————————

“现在,Ms. Shaw,我们需要给你也想一个不在场证明。“

“Finch,我们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吗?“

“Mr. Reese,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我们讨论你的不在场证明时你是赞同这个计划的。“

“哦得了吧你们,就说我在随便什么地方吃宵夜不行吗?!“

 

Finch皱着眉看了Shaw一眼,思考了几秒,“那么你需要一个完整的陈述,时间、地点、目击者,或许还有去那里的动机。“

Shaw一脸不可置信地看了看Finch,脸上的表情在瞄见旁边点头表示赞成的Reese时变得更精彩了,“你们认真的?我是说,谁会在意这种问题啊?这根本不重要!“

“呃……也许Root会在意这个问题。“Reese耸耸肩,一句话就把Shaw刚打好草稿的一肚子抱怨堵了回去。

“好吧好吧,“Shaw深吸一口气,转身坐上桌子,”时间,今晚?“

“今晚的话,我可以为你在今晚七点,两条街外那家牛排馆预约一个位子,”Finch动作迅速地回到电脑前,“鉴于Ms.Groves和Machine的特殊关系,安排我们太过熟悉的人去做目击者可能并不是十分合适……”

“那就安排点小骚乱,”Reese建议,“这样至少餐厅经理会有些印象。”

“这个不错,”Shaw被这个提议激起了一些兴趣,“我可以用枪吗?”

Finch回头望着一大一小两人脸上兴致勃勃的表情,艰难地抿了抿唇,“鉴于现在的情况……我想不用会比较好一些。”然后说完这句话的Finch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两个如出一辙的失望叹息。

“至于动机……”

“……我饿了?”

三个人都认为这个动机底气十足,十分具有说服力。


于是整理完不在场证明的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地铁站。


没多久,Finch意料之中的那位棕发女士,踩着猫一样轻盈的步伐,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地就站到了他的身后。

“Ms. Groves。”Finch在心里默数了三下后,侧过身子对上了Root带着探究意味的眼神。

“Harold,我今天早上收到了一份礼物,”Root带着笑意晃了晃手里的老式录音机,“很复古,是吧?”

“确实很复古,据我所知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用这样的录音机了,Ms. Groves。”

“嗯……我在想,能轻易找到我的住处,在我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把这个塞在我的窗台边的会不会是我认识的什么人呢?”Root微微撅起唇,摆出了一个小女孩撒娇一般的表情,“毕竟,我可不认为Samaritan的那些人会送给我这个特别的‘礼物’,除非里面装了微型炸弹?可惜我拆开来看过了,里面只有一盘磁带呢。”

Finch盯着她手上晃来晃去的小录音机,快速地眨了几下眼睛,“如果你认为是我给你的,那恐怕你要失望了,Ms. Groves。如果Machine还能与你沟通的话你现在就会发现,今天一整个早上我都在学校扮演我的教授身份,当然,这件事不通过Machine你也可以查到。”

Root保持着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Finch,半晌,挑了挑眉,“哦,好吧,看来我得去别的地方寻找圣诞老人了,Harold。“说着动作轻巧地收起了那份礼物,在Bear的垫子前停留了一会,“你今天上午也待在这里的,对吗?”然后回头冲着Finch眨了眨眼,用和来时一样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Finch有些担忧地望着她的背影,默默地希望刚才那番说辞理由足够充足,至少能够不让她在现在就起了疑心。

—————————————————————————————————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礼物。

Root十分确信他们的小分队里除了Finch不会有人想到送她这个。事实上,她也不认为这里的任何人会有过节送礼物的习惯。至少她就没有。

虽然还不知道Harold送她这个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早晚她会想到的不是吗。


本来她是非常确定的。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往她原本想的那个方向发展。

首先是在她离开地铁站之后,在路边公共电话的底部摸到了一盘磁带。然后在午饭时,她带去办公室的三明治旁又发现了今天的第三盘。


从时间点上来看,这可不是Harold能做到的了。

Root把磁带收好,决定去拜访一下第二号嫌疑人。


“好了Cocoa puffs,”Fusco把一叠文件重重地放在桌上,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回又是什么?提前告诉我我好决定是叫救护车还是消防车。”

“放松点,Lionel,”Root坐在审讯室里,仰起头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假笑,“我只是想来确认一下,你的搭档,在我来之前有出过门吗?别想着给他打掩护哦,Lionel,你知道我有很多方法验证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嘿!我是他的监护人吗?我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跟在他屁股后面吧!这也太变态了!”Fusco一秒钟跳了起来,在看到Root露出一个“那也没办法了”的表情之后迅速地妥协了,“好吧克里斯蒂小姐,我今天没看到他出门!新来的上司盯他盯的很紧,新案子,一堆文书工作,他不可能有时间出门的。”

“嗯……”Root歪了歪头,打量了他一会儿,直接排除了眼前这个人的作案嫌疑,“也许我找错了方向?”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径直走出了审讯室。

—————————————————————————————————

直到现在Root还是认为这份礼物应该来自他们小分队的成员之一。


她原以为是Finch交给他的大个子助手让他转交给她的,可在查询过分局的监控录像和求证过他人后,她又有些不能肯定了。

虽然这个可能性不太大……但是……也许是那个一脸别扭的人也说不定?想到这里,Root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比刚刚对着Fusco时真诚了不少的微笑。

尽管她是很想立刻去看看Shaw现在在做些什么,或许还能顺便欣赏一下她有火发不出来的可爱模样,但是不得不承认,现在他们都被掩护身份所束缚住了。


下班以后就去找她,决定了。


Root在心里默默给自己排好了一个日程表,然后忽然发觉这样的举动就好像盼着放学的低年级小女生一样幼稚,想到这个,又忍不住抿着嘴自己暗暗地笑了好一会。

—————————————————————————————————

“Finch,我现在应该掀桌子了吗?你算好时间了?Root什么时候会过来?我可不想被她看到我拿着叉子威胁牛排馆经理,我发誓她会花一整个礼拜的时间用那种要笑不笑的眼神嘲笑我。”Shaw不自在地拉了拉小礼服的裙角,“Finch?你在听吗?拜托说点什么这时候就别装沉默了好吗?”

“Shaw,你两分钟前就问过同样的问题了,”Reese在电话那边诚实地指正,“不要那么紧张,你会露馅的。”

“哦现在你们开始说风凉话了是吗,”Shaw咬着牙扭曲着脸,“你们不知道她发现以后会干出什么来!当然我也不知道,我是说,这根本无法想象不是吗?天知道她会不会掏出电击器还是针管还是个别的什么。”

“冷静点,Sameen,”Finch试图安慰一下电话那头听起来十分焦虑的Shaw,“这毕竟是你的主意,我相信Ms. Groves不会怎么样的。”

对,该死的“我的主意”。

Shaw一脸视死如归地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好吧,我要掀桌子了。”

 

一个小时之后,牛排馆那条街的街角,Root找到了看起来有些狼狈的Shaw。


“Sameen?”Root抱着手臂,有些好笑地发现Shaw在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干嘛?”注意到了她脸上的笑意,Shaw凶巴巴地瞪回去,却因为心里发虚而多少显得有些气势不足。

“你给我送礼物了吗?”Root上前一步,从包里拿出了录音机,“这个?”

“你觉得我看起来像很想送你礼物的样子吗?”

“哦……?”Root转了转眼珠,“挺奇怪的不是吗,下班前在茶水间的盆栽下面发现了一盘,在来找你的路上,包里又多了一盘,早些时候我已经去拜访过其他几个人了,我想你应该也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你指什么?”Shaw不自然地轻咳一声。

“不在场证明什么的,你也有的吧,嗯?”Root收回录音机,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Finch早上在大学讲课,Reese和Fusco在警局呆了一天,Bear在地铁站里趴着玩新玩具,你来找我的路上我在牛排馆里跟经理发火,我……”Shaw语速极快地背诵完Finch教给她的说辞,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她把所有人卖了个干净。

“噢……”Root挑起一边眉,“我懂了,东方快车谋杀案,人人有份?”

“……”Shaw闭上眼睛,决定就算Root真的掏出点什么危险物品来她也要坚决装死。她早该想到她不适合这么长的“不在场证明”的,还不如直接套用她原来的那一个!

“Harold和他的助手,Lionel,噢,我倒是没想到他也参与了,Bear,还有你,”Root无奈地笑了笑,“就是为了给我这五盘磁带?”

“……”

“……什么?”听见Shaw极快地说了句什么,Root不太确定地反问。

“我说是六盘!”Shaw抢过她的包,动作利落地拿出录音机按下停止键,“里面还有一盘,是六盘。”

Root这回是真的有些惊讶了,“嗯,好吧,六盘……,怎么了吗?”

“你一盘都没听是吗?”Shaw把里面的磁带取出来,换了她今天收到的第一盘进去,“不想听听看吗,Root?”


好吧,只要摆出那副表情,念着她的名字,她就完全没有办法再多说些什么了。

她知道她无法拒绝她的请求。


Root一边把耳机戴好,一边这样想。


一阵磁带播放时特有的沙沙声过后,是一片嘈杂无序的人声。过了不久从似乎有些远的地方传来几下尾音悠长的钟声,那嘈杂便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这是在课堂上,Root想。而且是Harold的课堂。

他一本正经地微微提高了嗓音念着也许是写在笔记上的内容,间或还有一些衣物碰擦到了录音机传来的细微摩擦声。

这盘磁带时间并不长,她听了一会儿,用有些疑惑的眼神望了望一言不发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然而Shaw并没有给她任何解释,而是又换了下一盘。


这回是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打印机运作时发出了不小的轰鸣,伴随着交谈和键盘敲击的咔哒声,还有突兀响起的几声警笛。

这是警局,Root偏着头笑了,看来Lionel说的一整天的文书工作还真没说错。


接下去的第三盘和第二盘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大概是在于,不同于他人对话时在录音里的模糊不清,这一盘里清楚地录进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Root推测这大概就是Lionel口中的新上司。


然后是第四盘。

首先响起的就是一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这一盘跟前面几个也不太一样,Root想,很少有人类交谈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频率不同的几段脚步声,可能还夹带着几声呜呜的低鸣。

“Bear?”Root的笑容更深了一点,“我都快忘了它也是你们中的一员,是吧,Sam?”

Shaw回了她一记白眼,放了第五盘。


商场的轻音乐,女人们的轻声细语,Root甚至能从这些声音里嗅到和Shaw身上一模一样的香水味。

“亲爱的,你的工作态度真的需要一点小小的改进了。”Root听着录音里她和经理的斗嘴,有些忍俊不禁。

令她感到意外的是,Shaw居然硬是忍住了没有反击她方才的那番评论。她的双唇抿成一条线,把最后一盘磁带放了进去。


那是她的录音,Root不到一秒就发现了。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节奏像是一首小步舞曲一般悠扬流畅,这是她在寻找Shaw的路上。如果不是听了录音她甚至都不会发现,脚步声也能如此轻易地泄露一个人的情绪。

期待的,不安的,兴致高昂的。


“你听过那个吧,”Shaw终于开口了,“那个理论。你们这些书呆子最在行这个了不是吗,什么六度分割理论……”

“嗯……所以……?”Root觉得脑中有一个想法逐渐清晰了起来。

“不是说通过六个人可以认识全世界吗?这玩意,”Shaw晃了晃手里的录音机, 她这时开始有些痛恨Root的“不善解人意”了,“这玩意长的跟你的那个上帝是不怎么像,哦它当然也不能监控、不能窃听,不能跟你说话,但我想没有了那个上帝在你耳边唠唠叨叨,换成听这个家伙说个不停也许也能让你变得正常一些,就是这样!”

“……”Root愣住了,甚至忘了保持脸上的微笑,“这是你……”

“哦别这样看我!我只是跟Finch提议弄个什么叽叽喳喳的东西给你天天听着,省的你摆出那张怪可怕的阴沉脸而已!”Shaw避开了她的目光,几乎是有些恼羞成怒地提高了音量。

Root没有说话。


Shaw思考了几十种Root知道这件事以后的反应,她甚至都想好了,如果那个女人敢一脸感动地扑过来进行什么肢体接触,她就一个过肩摔把她扔出去,就算是在大马路上也一样。可她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反应。

Root的主机像是忽然停止了运作,她的目光穿过Shaw,穿过Shaw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一张细密的网,附着在视线所及范围内的每一个元素上。

Shaw说的对,它和Machine不一样。

那些清晰、简短、机械的电子音将所有的“1”和“0”串联在一起,组成了一行又一行代表着语言、人类、自然的代码,它们流淌在她的血液里,无从分辨哪一处属于她,哪一处又不属于她。那些失真的人声生生扯开了规律、有序排列在一起的数字符号,从这一个点到那一个点,一个连线到另一个连线,最后一个完满的六边形串起了一整个世界。

她可以听到那些讨论着课后作业、家庭聚会、工作琐事的交谈,每一个单词,每一个字母,在很远的地方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最后在每一个交汇点织成一片沉郁的海,铺天盖地的将她淹没。那是瞬间能让她溺亡一样的压迫感,却是她作为一个鲜活的符号存在于人类社会的,再真实不过的证明。

那张网慢慢收拢,终于网住了眼前惴惴不安地仰头看着她的Shaw。


“Sameen,”她轻声说,“谢谢你。”


Shaw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

她没有说在她沉默的那几秒里,她忽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错觉。明明Root就站在离她几步之遥的地方,却好像被抽离出了整个位面,与她的上帝一起站在冰冷的、混乱的宇宙中俯视着他们。

那样遥远。

然而她又回来了,完好无损的。就站在她的面前看着她,用一种似乎快要哭出来一般湿润的眼神紧紧地将她攥在手心里,几乎要让她无法呼吸。

 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很棒的礼物,Shaw这样想。

—————————————————————————————————

Root收到了一份礼物。

来自她认识的,为数不多的那几个人,哦,还有一条狗。

他们送了她一个小小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有她的伙伴,有她的城市。

还有她的Shaw。

End

评论
热度(138)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