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A phone call

翠甜甜第一篇让老伯伯想要跟她表白的文,非常妙

adgjmptw:

失眠的夜晚,大锤和根妹进行了一次友好又小清新的谈话。虽然大锤被我写的受气十足但是我还是坚信锤攻的XD

————————————————————————————————————————

失眠并不是经常发生在Shaw这一类人身上的事。

她的身体总是忠诚并且准确地履行着它的职务,包括一个有效率、充分的睡眠。但这并不代表她总能睡的很好。


就比如现在。


一个循规蹈矩的掩护身份,一个愚蠢的工作,一个东躲西藏的生活。所有的这些都让她血液里名为“战士”的因子不安地躁动着。她不是一个擅于问问题的人,问题,意味着解答。比起那些,她更热衷于利落,或者有些粗暴地解决一个目标,然后任务完成,今天的世界还跟昨天一样和平。


可她也知道,一切都在悄然改变。或许她无法像Finch、Root那样敏锐地察觉到一切是从何时开始,又即将在何时结束,但日子不再像从前那样的认知仍然时时刻刻地折磨着她不算纤细的神经,在那里酝酿着令人不快的热度。


未来,她总会想起Root口中那个虚妄的未来。


Shaw仰头灌下一大口烈酒,不无郁闷地想着,如果“未来”也包括Finch那里口味醇厚的高档酒那就更好了。


然后她的手机响了。

会在大半夜打来的,除了那个人之外不会有别人了。


“Sameen,”Root的声音从听筒里清晰地传来,“我以为你还要再过一会儿才会接呢。”

“职业习惯。”Shaw不满地嘟囔。她不想承认在电话响起的那一秒,她以为Root遇上了什么麻烦而忽然加快的心跳。

“Sam,我很好,我是说……我没有受伤。”Root压低了声音,在解读Shaw的言外之意方面,她总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精准度,“别担心。”


那么为什么打电话来?为什么她在这个时候也没有睡着?为什么似乎也笃定自己没有睡着一般?Shaw并不擅长提问,于是她明智地保持了沉默。


“Sam,陪我玩个游戏怎么样?”她听见Root这么说。

“不玩。”Shaw的直觉立刻代替她做出了反应。

“别拒绝的这么快嘛,我保证,你会喜欢这个游戏的。”Root在电话那头轻轻笑了笑,“这样好了,我说,你可以选择保持沉默。不过,如果你回应我了,你就得陪我玩下去,如何?”

直觉在Shaw的脑海里鼓噪着,但她的好奇心却不合时宜地跳出来并且迅速地占据了上风,“你知道我可以什么都不说的。”

“嗯……”Root意味深长地拖长了尾音,“那可不一定。”

“好吧,”Shaw调整了一下姿势,仰靠在床边望着天花板,“你可以开始了。”


“首先……”Root放缓了语速,像是在思考什么一般,“我猜,你坐在地板上,头靠着床,虽然已经是这个时间了,但是你还没有睡着。不眠之夜,是吧?”

Shaw不禁有些懊恼于她方才接电话的速度了。

“然后……你穿着工字背心,你的头发披散着,顺着你的肩膀滑到了你的胸前。”

着装习惯,Shaw翻了个白眼。

“当然,背心里什么都没穿是吗?”Root的这句话成功引起了Shaw一连串的呛咳。

她有些揶揄地笑了笑,“哦,别紧张,Sameen。你在喝酒对吗?酒精很容易让一个人的体温变得高于往常,也许会变得更敏感,会注意到一些……平时你不会在意的事情。就比如,Sam,你感觉得到你的皮肤和布料接触时产生的摩擦吗?”

该死。Shaw有些恼火地扯了扯衣领。

什么时候穿着衣服也会让人觉得不自在了?

“可能会有些酒液顺着你的嘴唇滴落在你的胸前,有一些打湿了你的领口,还有一些沿着你的下巴,到你的脖颈……顺着这个路线,然后它们来到你的锁骨边,轻轻地滑进你的衣服里。”Shaw毫不怀疑她说的是对的。事实上,她现在连低头确认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的嘴唇……Sam,我有说过每次你生气地抿紧它的样子都像是在邀吻一样吗?哦不,别担心,我知道这样太快了,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介意让它来的晚一些。所以我会触碰你的唇角,放松,Sam,我想用指尖描绘你的唇形,想象着你饱满的嘴唇也许还带着葡萄酒的浓郁香气。”


Root几乎毫无停顿地继续着她的“游戏”,Shaw悲哀地发现自己似乎又一次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女人牵着鼻子走了。她的手指不自觉地按着她的唇角,然后轻轻摩挲安抚着因为Root的话语而躁动着渴望一个吻的嘴唇。


“你的脖子,上次我扎针的地方,应该已经好了吧?还是说还会感到一点刺痛?哦,我忘了,你说过你喜欢这个的,对吧?但你知道,我舍不得看你受伤。当然,我是指大部分情况下。所以,我会用我的手覆盖在那个伤口上,从那里……顺着我们刚才说的那个路线,到你的锁骨。然后我会在上面停留几秒,也许尝试着用指尖拼写你的名字……你并不会推开我,对吗?”

Shaw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Root又给她施加了什么古怪的魔法让她此时此刻口干舌燥了起来,她的手准确无误地按照她的指示行动,然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并不打算就此打住。

“好的,你默许了我的动作,好孩子,我该给你点奖励,”Root轻柔的嗓音所持有的魔力化作一片羽毛,落在她紧绷的身体上,“你喜欢怎样的奖励呢,Sam?想要我继续吗?我会一只手勾着你左肩的背心肩带,另一只手沿着你的领口来到你的胸前。它们不是我一只手就能掌握的对么,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慢慢来,也许从边缘开始,往里画圈……”

“闭嘴,Root!”低哑的嗓音和抑制不住的喘息让Shaw的阻止显得不是那么有力,不过Root立刻乖顺地停止了她的话题。


Shaw仰起头,竭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频率,然后很快发现自己停留在胸前的手让这一切都变得十分徒劳。


“Sameen,”Root忽然又开口,“你输了。”

Shaw深吸一口气,“所以?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陪我继续这个游戏。”Root带着笑意的声音就回荡在她的耳边,蛊惑着她因急需发泄而变得脆弱不堪的理智。

“好吧……”Shaw又给自己灌了一口酒,试图忽视掉理智在她脑子里一刻不停的抗议,“但我们为什么不谈谈你呢?”

“哦?你对这个更感兴趣吗?”Root甜蜜的嗓音里带着一丝惊喜,“我没有想到这个呢,Sam。好吧……那么,你还记得我扎你一针之后,你掐着我的脖子……”

“印象深刻。”

“你想给它留下一道好看的淤青吗?用你的手,握紧我的脖子。你知道的,咽喉是十分脆弱的,当我仰起头时,想象一下你的嘴唇贴在那一片薄薄的皮肤上,你会想要在上面留下一个齿痕吗?”

“我……”Shaw的脑海里满是Root被她扼住喉咙时那自上而下的,灼热而潮湿的眼神,“我会。”


一旦有了一个开头,一切就变得容易许多。


“记得吧,我穿着裙子的时候,会在大腿那里别一把枪,我的备用枪。”

“当然记得,那很性感。”

“我会拿它抵着你的后背,在某个场合,也许是你参加的某个慈善晚会,逼着你中途离席。”

“哦,”Root发出了小小的惊呼,“警探Shaw。”

“然后带你回到狭小的出租屋,把你摁在墙上,你总会带着一些危险的东西,电击器、枪、针管……我会搜遍你的全身,然后把你推到床上,双手铐在床头。”Shaw闭上眼,“你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也许我会扯痛你,不过我相信你应该会喜欢这种疼痛。然后我会扯开你的衣服……”

“我希望我穿着的是衬衫。”Root轻声说。

“白色那件?”Shaw想象了一下,决定遵从这个设定,“我的手应该会在忙别的事,我会摁住你,虽然你不会挣扎,但我还是得防着你忽然给我来那么一下。于是我低下头,用牙齿解开了你胸前的扣子……”

“然后呢,Sam?”

“然后……”Shaw忽然梗住了。


她见过一回Root不穿衣服的样子,消毒那一次。很难想象她齐整的衣着下,会有那么多旧伤。枪伤、刀伤,新的伤口重叠在旧的疤痕上,那一片苍白皮肤的主人却毫不在意地耸耸肩,重新系好扣子掩盖住一切。

她想起她独自行走在纽约街角的阴影里,带着一身伤痛。

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这个不理智的夜晚让Shaw的感知系统忽然有那么一瞬恢复了全部的知觉。


“Sam?”Root有些疑惑于电话那头突兀的沉默。

“然后我会亲吻你身上所有的伤痕……耳后那个来自Control的刀伤,肩膀上那个来自我的枪伤……”Shaw缓缓开口,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我会很轻地触碰它们,然后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


Root沉默了。


酒精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Shaw的脑子里乱哄哄的,像是有一百个管弦乐队在齐声演奏。她不确定她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于是她也不再说话。

没有人挂掉电话。两个人的呼吸声在背景细微的电流音中交织在一起,就好像在黑暗中,此刻,她正坐在她的对面一样。

“Sam,你知道,Machine会保护我,”Root这么说,“晚安,Sweetie,祝你有个好梦。”


晚安。

Shaw听着听筒里传来的电话挂断的忙音,嘴唇无声地开合。

我也会保护你。


评论
热度(138)
  1. Faith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3. 要早睡早起的萝卜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