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干点人事 治治懒癌 ————浅评翠花君作品

哦,翠甜甜我们都等着你写 FN呢~

adgjmptw:

虽然觉得自己转这个怪不好意思的(手动掩面)……但是因为有很多想回复的,总觉得要对这样的评论做出相对应的回应才好,最后还是想通过转载的方式写出来……喜欢这对CP、写这对CP的同人文,其实都是单纯出于兴趣,我完全没想到兔兔真的跑去写了一篇这样的总评……这么正式弄得我好诚惶诚恐2333333

说实话要不是兔兔提出来了,我还真没发现我已经厨大锤厨到这个地步了wwwww兔兔说的没错,根妹视角的文我一直很少写,因为我觉得自己智商不够……有时候摸不清楚她在想些什么……我的观念里一直认为她对大锤抱有真实的、深切的感情,但另一部分的我又认为这种感情并不是她们之间关系的全部。我不想把她写成一个除了专情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形象,她的复杂性本该拥有更多可挖掘的素材,但我对这些的不确定导致了在写文的时候对根妹这个形象可能确实把握的不是很好,这点我以前一直没有太注意……绝对不是因为我是锤厨的原因233333!

在短篇的处理上,虽然说总要看结尾的包袱抖得好不好,有时我也会担心抖得太过刻意,为了惊喜而惊喜,显得太过矫情。有几篇也的确存在这样的问题,这是以后还需要更加注意的。

还有一点是比较让我摇摆不定的,就是兔兔说的在细节上着墨许多。对于细节的描写有时是不是过度呢……这样把读者强行拉到和我一个视角的方式真的好吗……我也不太清楚呢2333333

最后,真的非常感谢兔兔的长评。不仅让我感受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不是),更多的是让我注意到了很多以往没有发现的、值得改进的地方。读者对作者的每一个反馈、每一个评论都是让文章变得更好的催化剂,我真的超级感动QAAAAAQ!!!!谢谢你。

最后的最后,答应我不要漏掉这句话好吗?

——【不催文我们还是好病友!!!!!】

 

我爱白白兔:

首先明确两点∶一,笔者点评范围只是作者在乐乎上发表的肖根短篇。二,笔者发表的全是个人观点,对错与否,诸位包涵,翠花君包涵。 

     翠花君其人其作,眉毛君已经在评论《秋露》的文前介绍得很详细,这里无需多言,下面笔者就直接进入正题。

     一,人物塑造。同人文的人物基于原剧,人物塑造得好不好,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作者对原剧人物理解                       得深不深刻。美剧中编剧是先创作出人物,再根据需要来丰富人物。所以美剧的人物形象是渐渐丰满起来的。这种先简单勾勒出人物形象的方法,对编剧来说,有更大的发挥创作空间,腾挪的余地,但对同人文作者来说,却是严峻的考验——一不留神,就踩入了ooc的陷阱中。

但在翠花君的笔下,却丝毫看不出一点儿ooc的影子。

    她不仅能贴合原剧,写出忠于原剧人物本身的性格特色,甚至能丰富人物,写出原剧中欲言又止,点到即休的英雄主义情怀。

    如争议比较大的《秋露》一文中对肖的心理活动的描写。争论的焦点在于,患有二轴症的肖,心理活动能否如此丰富多彩,能否对她守护的城市有如此深沉的情感?甚至就作者本人而言,也有这方面的疑惑。但是在这个问题上,笔者和主页君的看法是一致的。肖看似二轴,实非二轴。从救死扶伤的医生,到保家卫国的陆战队,再到默默守卫国土安宁的秘密特工,甚至最后,为了整个团队安危毅然牺牲自己——纵观肖的人生足迹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善良的人,一个爱国主义,团队精神已经深入骨子里的人。肖也许不会说也说不出华丽的词藻,也许没有表达温情的能力,但是谁能否认,在她冰冷的外表下隐藏着的火热情感与高尚心灵!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肖内心的情感,完全可能喷涌而出。

     不善言辞的人,往往他们的精神世界比谁都丰富。

     肖有多面。通观翠花君的几篇文章,她正在慢慢不动声色地将多面性的肖展现在大家面前。《冬季补水法则》《换装游戏》里的蠢萌,《Dear Gen》里的傲娇,《清新脑洞》里的狂野,《A phone call》里的性感,《六个不在场证明和一个六度分割理论》里别扭的贴心,《榛子果酱小姐》里的可爱,《make a wish》里的悲伤,《秋露》里的豪迈情怀......无不被翠花君写得丝丝入扣。如果读者按照发表的顺序去读这几部短篇,就仿佛是在欣赏一副肖的人物画像的诞生——先是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简笔画,慢慢变成素描,再慢慢渲染上色彩,幻化成绚丽的水彩。

    这几部短篇中,肖的形象非常鲜明,立体,生动,丰满,刻画得非常成功,也是笔者最满意的地方。

     根在原剧中就是比肖更为复杂,更难把握的人物。就现在发表的这几篇文章看,翠花君还没能完整地呈现出根的人物特点和形象。笔者想看到翠花君写出更多的根视角的文章,帮助我们更加深刻地理解人物,理解原剧。

   
   

二,情节安排。

   翠花君以短篇为主,也以短篇出彩。

   在现在的文化快餐时代,相对而言,短篇容易吸引众多读者多,但魅力大到能被记住的,寥寥无几。

但翠花君,显然是个例外。   

短篇不像长篇有丰满的情节来丰富人物的个性,行为和心理,只能通过安排细节来补足。这种以点带面,以小见大来铺排情节,烘托人物形象的笔法,对翠花君来说,简直驾轻就熟。

如以《秋露》最后的点睛之笔为例。“就如Root选择性地没有询问Shaw,她穿着的外套上那被露水濡湿的衣袖一样。”读到此处,一个傲娇的,别扭的,却饱含着“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的肖的形象,跃然纸上。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快餐时代下,多少热点新闻被一扫而过,多少繁华最后都成虚无,文字和作者名也许都已经被忘却,但肖那被露水濡湿的衣袖,相信总是会在无眠的夜里,被我们唏嘘地记起。     

 这,就是细节的成功。

类似的细节在翠花君的文里还有许多,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发掘来看,相信每一次的阅读总是能给大家带来更多不同的感动。

   
   

     除了特别注重细节的安排之外,翠花君笔下的场景,无论从情节,对话,人物的性格,爆发出的情感,总是能让读者有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效果。

     意料之外,就是安排的情节出乎读者意料。以《六个不在场证明和一个六度分割理论》为例。文章以肖要送给根一件礼物展开。

      什么?二轴肖会主动送礼物给根?这和肖本身性格反差设定的开头一下子就吸引了读者的注意,让人立刻就有了兴致勃勃地阅读下去的意念。随着情节的展开,越读到后来,越让人觉得“肖送礼物给根”这件事是完全可行的,是可能真实发生的,从而使”意料之外”的这件事变成了”情理之中”。

    翠花君写字的功力,安排情节的合理性,可见一斑。

   
   

三,写作技巧和写作风格。

翠花君的文字驾驭能力太强,无需点评,只能就写作技巧和写作风格讲几句。

读翠花君的文章,就像是在读一部描写细致,构思精巧,面面俱到的剧本。这部剧本作者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考虑周详,连角色的微表情都描绘得细致入微,完全没有读者发挥想象的空间,也无需读者去想象。人物的动作,行为,语言,细节都已经被编排好了,只需要读者去欣赏去感叹去喜欢即可。这种超剧本式(估计原剧剧本还是给了演员发挥的空间的)的写作技巧和驾驭文字的能力,套用眉毛君的一句话,”远远在我之上”,简直无法评论,只有赞叹。

翠花君写文的第二特点,无需留白的镜头式语言。

文学作品的一大特征就是“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学艺术可以留白,给读者自由发挥想象的空间,给读者以再创作再理解再发挥的空间。而镜头美学是完全不同于文学这一点的,是强迫读者从作者这个唯一的角度来看待作品中的人物。

翠花君的好几部短篇里都是在文中慢慢地,润物细无声地将读者拉到了她的镜头下,与她同一个视角去看待人物,展示了一种类似电影的画面感。如《秋露》中肖站在街头思绪万千的那一幕,再如《六个不在场证明和一个六度分割理论》中根意识到万千世界最后在自己心里只是汇成一个肖——这些,都是电影画面感在纸上的重现。最后翠花君居然有能力又把这种画面感慢慢拉回来,止于一个意犹未尽的结尾,却又完全没有斧雕的痕迹。

这是短篇的魅力所在,也是电影艺术对翠花君深刻的影响。

   
   

好的文学作品总是能让人阅读后余香满口,齿颊留香。笔者水平有限,正所谓“想说的话太多,能写的字太少”。只能说,在口水文充斥网络的文化快餐时代,翠花君的作品是绝对值得一读,再读,三读的。

   
   

最后,期望篇来也!

期望看到翠花君笔下更鲜活更黑暗的根,期望看到翠花君的长篇驾驭能力,期望看到翠花君文风的多面性(而不仅仅是欧式的语言),期望看到翠花君能写出笑中含泪,泪中带笑的悲剧(不要再像《make a wish》那样硬改结尾了,略不搭),期望以后每次欣赏翠花君的文章就像是在听一首咏叹调,高音慢慢向上,向上,向上,你以为已经不能再高了的时候——慢着,它又拐了一个弯,毫不费力地又上了一个台阶。

 期望看到更多炸裂后的翠花君。

   
评论
热度(15)
  1. Shiro老伯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老伯伯分区
    哦,翠甜甜我们都等着你写 FN呢~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