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毒瘾

羞涩的推荐下~(滚,你羞涩个鬼啊

frontteeth:

突然发现自己的主页还没有,顺手放上来吧。

一个空荡荡的大房间,四面都是雪白的墙。中间放置着一张大床,床具也都是雪白的。或者说曾经是。满室的血腥气息。根躺在这张床的中央,双手被分别绑在床柱的两边。嘴被绑上了布条,防止她咬伤自己。身上也缠了几处纱布,左右不一地渗出些微血迹。她缓缓睁开眼,看向窗外默默闪烁的灯光。纽约的夜晚是看不见星光的,连月光都那么微弱,只能看到偶尔泄入的一点,随着时光的推移,舔舐到屋内。

她已经记不得这是这样躺着的第几天了,却依然知道这是肖的房子。绑架,注射毒品,逼问,恶战,鲜血,枪响,重伤,获救。肖的家。

根不能确定自己的毒瘾有没有在这段时间里戒去,每次痛苦的挣扎使得她的伤口也无法愈合。最深的伤口似乎依然在渗血。

肖带着吃的进来了,看到眼神慢慢清亮起来的根,平静无波的表情似乎有了几分软化。

解下根嘴里带血的布条,拿起旁边的水一点一点喂给根,擦去她鬓角的汗水,再慢慢地喂她吃些流食。最后换下沾满血污的纱布。整个过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那场鏖战给两个人都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她们至今都很难从中走出。室内除了一盏小巧的床头灯之外再无任何照明的器具,一地的黑暗衬得窗外的月光诡异的皎洁。

“我这是.....戒毒成功了吗?”根的颤音少了以往暧昧的活力,显得更柔软了些。事实上,她不需要问肖,TM已经告诉她,尚未。

“虽然还没完全戒干净,再坚持几天,也就差不多了。你.....稍微再忍耐一下吧。”肖迟疑着,僵硬的声线也有了几分不忍。

“肖,我....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可以.....”根的声线突然染上了几分极力压制什么的情绪,眼神又开始一阵锋利一阵涣散起来。

又来了。虽然在过去的四五天里已经应对了很多次,肖还是慌了。根开始极低地嘶吼起来,她在哭泣。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身上的纱布隐隐透出血色。身边没了干净的纱布,肖不知道怎样才能让根不去撕咬自己的嘴唇。她甚至不敢给她注射镇定剂。

“肖.....给我一枪吧......求你,求你!”根挣扎着想要坐起或者扑向什么,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像现在一样看到这个女人陷入绝望与癫狂的漩涡之中。她无数次燃起了想要把给她注射毒品的五马分尸的冲动,却再一次被目前让人手忙脚乱的现状逼退。

“Do something,do something please........”根的叫喊慢慢变成了呢喃,肖不能确定她是毒瘾退散还是逼近昏迷。就在下一秒根突然又弹起来痛苦地嚎叫起来,肖甚至都能感受到她的痛苦。真是讽刺,居然能感知到别人的痛苦。摁住根的肖突然想到。室内再次充满了血腥气,肖的伤口也绽开了。疼痛让肖异常地清醒,她突然冷静了下来,漠然地看着面前不断挣扎的根。她开始兴奋起来,没错,血腥味。

肖低下头来,直视着根的眼睛。根的眼睛很美,她一直都知道,就算是涣散的、绝望的,依然很美。两尊高挺的鼻尖相触在一起,彼此的汗水交织起来。“Look at me,root,Look at me.”根迷茫地看着她,身体中恍如万千蚂蚁在血管中游走的躁动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

肖的唇最终触碰到了她的。轻轻舔舐着根嘴唇的血渍,湿润她嘴唇每一寸干涸的褶皱。舌尖最终强硬地顶开了根紧咬的牙关,期待许久的东西终于得到,满足的叹息溢出唇间相接的地方。她将根的舌头小心诱哄到了自己唇内慢慢安抚着。可即使再小心翼翼还是无法阻止唇齿激烈碰撞带来的伤害,铁锈味在唇间翻涌起来。肖觉得自己在那一瞬间似乎成为了吸血鬼的后裔,她分不清这种对血的渴望是来自本能还是来自身下这个女人。

她放开了根被折磨得终于起了血色的双唇,慢慢往下移动,将右边的头发捋到一边,轻轻地舔起了机器在她体内的安置处。伤口不再那么狰狞,甚至给了根一种病态的美感。不,这样的美感不仅在此,根身上的每一处伤痕,对于肖来说都有致命的吸引力。根明白了她想做什么,却不想也没有力气去阻止她。她尽量的放松着自己的身体。甚至强烈的期待着肖给她一次灭顶的高潮。

肖慢慢地剥离根身上的衣物,尽量避免触碰到她那一身的伤口。自己身上的衣服她也尽可能快的脱掉,两腿叉开跪在根身体的两侧。

肖觉得自己湿了。这种程度的亢奋她几乎从未遇见过。她俯下身继续亲吻着根的身体,每一道印刻在这具躯体上的疤痕都让她趋于疯狂。根咬住下唇,她不知道现在折磨着她的究竟是毒品带来的毒瘾还是身上这人带来的“毒瘾”。根的身体已经化作一滩烂泥,无力地停靠在柔软的被子里,两条能够相对自主的活动的长腿尽力地磨蹭着肖的大腿。

调整了一下姿势,肖这次选择跪在根双腿中间。抬起身继续突破根的嘴唇,疯狂地索取对方的香甜,吸吮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空间,显得格外淫靡。交换的唾液来不及咽下,顺着根的嘴角流到两颊,再侵入白色的枕头里,留下晶莹痕迹。软化的根所展现出的美肖无法想象却照单全收。

指尖探索地触碰到柔软峰尖,又小心地整个笼罩起来。不大但是形状很好。肖在心里给了个好评。膝盖也开始不满足地轻轻撞着根的下面。肖并不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在感受到对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自己的时候她加快的了动作的频率,并且再次离开诱人的双唇。她突然停下了膝盖的动作,在根愣怔的瞬间撕咬起根的胸口,并用自己空余下来的手指试探性地进入了根的身体。

根小小声的呼喊了出来,并且不太满足地扭动起了身体。“根....你最好能老实一点,我不想伤到你.....那么紧,你这里多久没人造访过了?”肖的声音一旦压低就低沉沙哑,伴随着一丝丝担心一丝丝调侃传入根的耳朵里显得格外挑逗。根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嘴里唯一能让人听懂的词汇便是不断重复的Sameen。肖知道她快被折磨疯了。手指猛地刺穿进去,由于过于湿滑,指尖几乎立刻就没入了最里。根浑身一颤,眼泪就止不住地滑落下来。柔软的内壁痉挛了起来,带动着全身都止不住的轻颤。肖有节奏的抽动着手指,常年运动给了她完美的体力与美丽的肌肉线条,身上的汗水似乎折射着昏暗的灯光,性感的不像话。指尖几乎每次都能推开层层叠叠的嫩肉,再深深地插入最深处,每一下都能顶到最能让根疯狂的地方。水声在暗淡的房间里显得尤为清晰,这淫乱的声响让迷迷糊糊的根也羞的喘不过气,只能胡乱的呻吟着。根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那么强烈的快感,只觉得每一下都能让她被撞飞。毒瘾带来的噬骨的折磨和下身传来的滚烫快意叠加在一起,她无法分别这一刻的自己究竟是快乐还是痛苦。她用所剩无几的力气紧紧抓住绑着她手的布条,讨好地叫着Sameen。这让本来就处于极度兴奋状态的肖更加用力了起来,属于混血儿的雕刻般的侧脸此时更像一尊恶魔的塑像,眼看着根像堕落女神般无法停歇地坠入地狱的深渊。手指再滑入一根,肖近乎膜拜地亲吻着根的小腹,乃至更下方。舌尖扫过女性最为敏感的地方,舌苔给那里带来些许刺感,麻痒到了骨头里。

根被突如其来的充实感惊得叫了一声,她颤抖地想要蜷缩起身体,却因为绑着她的布条和压着她的肖而未能如愿。接着又一根手指挤了进去,紧致的甬道一下子承受不住这样的饱满,根猛地抖了一下,背部的一道伤口传来撕裂般的痛意。嗅到气味的肖似乎也到了临界点,撞击愈加猛烈。根终于忍不住长长地呻吟一声,放任奔涌而出的液体蔓延到肖的手掌与身体,给床单留下一片暧昧的水迹。“I know..... u love.... love me.....Sameen....huh...!"根的神智已经迷乱不清,连带说话都让人难以听清,肖却在这样的时刻分神细细听完了她近乎呻吟的话语,再俯下身去给这个精疲力尽的女人一个柔软的吻。

根终于昏了过去,结束了这次漫长的毒瘾发作期。

肖无奈地看着床上酣然入梦的根,思考着怎样解决自己的需求。

============

来自毒品的毒素完全清除需要6天。而来自感情的毒瘾完全戒除又需要多久呢。肖和根对这种事本就不清楚,也不会在意。在死亡之前,一切都是没有尽头的。她们能做的,不过是在生命结束之前,为对方提供必需的毒品。



主页传送门

评论(2)
热度(63)
  1. 不吃素会死斯基门牙门牙 转载了此文字
  2. Shiro老伯伯门牙门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老伯伯分区
    羞涩的推荐下~(滚,你羞涩个鬼啊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