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愚人节(上)

《愚人节》

作者:Jerol

状态:待续(可能)

电梯间:上篇 下篇

备注:这篇写的是根肖视角,RF部分作者有空就写。(这货写的一点都不逗比,请看客自行补脑AASS/JCME演出来的风格,根本停不下来!)

作者写在之前:

一直想写个交换身体的梗。正好愚人节也到了,所以就写了这篇。

感谢,在这里,一路陪伴的各位。谢谢各位,一路走来,实在感谢。

感谢投票的每一位。

每个人热爱的方式不同,但大家都是爱肖根的。

 

愚人节

 

今天是愚人节。

 

Root

 

今天是愚人节。Root醒来后,没有马上睁开眼,而是想着怎么捉弄下Shaw。当她在心里盘算着的时候,她感到了异样,说不清原因。她睁开眼,不由惊讶起来。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周围只有简单的几件家具,陈设简单,各式各样的灯却散落各处。而且Root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准确来说,睡在一张简陋的床垫上。她头脑开始高速旋转,想着怎么回事。这时一缕黑发滑落眼前。黑发?是自己昨天的假发没拿下来?不可能!再定睛一看。这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的身体!自己不可能穿着黑色背心,不可能睡觉还穿戴整齐,不可能鞋放在手边,不可能……等等,难道是……想到这里,Root起身,跑进卫生间。

透过洗漱台上的镜子,Root看清了自己的脸。她看着镜子中的那张脸,不由笑了起来。那张脸笑起来真好看。她抬起手摸了一下脸。平时,你可不会这么轻易让我上手。Root低头看着现在这个身体,不由有些脸红心跳起来。Root看着镜子中诡异的微笑浮现在Shaw的脸上。这么说,现在Shaw在我的身体里吗?Root想着。一想到困在自己身体里Shaw生气的样子,Root笑的更开心了。Sweetie,你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太迷人了。Root对着镜子自语着。

这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胃部向Root袭来。Root有些不知所措。接着肚子发出肚子一阵咕噜噜的声音。Root笑出了声。Sweetie,原来你饿了。

Root走了出来,来到冰箱前,一打开冰箱,满是武器弹药。可以吃的,只有半桶牛奶。Root没有显出惊讶,可是身体却条件反射地拿起了牛奶并喝了起来。有些冰,可是身体却发烫着。喝完牛奶,Root发现饥饿感依然存在。Root开始翻箱倒柜起来,却再也没发现任何吃的。看来得出去找吃的喂饱你了,Sweetie。

Root转身走向衣柜,拉开柜子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色。Root翻着衣柜,找到了件灰色的背心。想起了与Shaw的第一次见面,好像也是这么一件背心。Root换上背心,挑了件黑色皮衣。看着一排整齐的鞋子,Root最后挑了双军靴。出门前,再次照了下镜子,Root满意的推门走出了Shaw的家。

当路过门口的水果铺时,Root停下了脚步,无视水果铺老板惊讶的表情,买了苹果。水果铺老板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天天进出这里从不光顾自己的黑面神,竟然今天满脸笑容长发飘逸的样子,来买苹果,实在太奇怪了。

Root啃完苹果,饥饿感依旧。她发现身体在驱使她前往街角的一间餐厅。她走了进去,坐定。服务员没等她开口点餐,就抢着说,“老样子,拿铁煎饼,对吧?”Root一愣,点了点头。很快,东西送了上来。Root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狼吞虎咽地吃着,不由嘴角上扬了起来。希望Shaw那边别把自己的胃给撑破。这家的煎饼味道真不错……

干掉完煎饼,喝完拿铁。Root起身,向地下铁的方向走去。

 

 

Shaw

 

Shaw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怎么回事?眼前一片模糊,我的眼睛瞎了?Shaw再定睛一看。该死!这是怎么回事?穿着睡衣,躺在高档床垫上,盖着丝滑的被子。等等!这不是自己的身体!Shaw的火冒了出来。她戴上床头柜上的眼镜,眼前的一切,清晰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难道在Finch的身体里?!她跳下床,紧走了几步,却不料左腿没跟上右腿的步伐,整个人失去了重心。Shaw想用手支撑,可转念想到Finch的手臂力量,马上用手护住了头。Shaw重重地摔倒在地,她缓慢地爬了起来。下巴一阵疼痛。她一瘸一拐地走到卫生间,对着镜子看了下,下巴摔破了,简单处理后。Shaw翻了个白眼。她有些火大,因为她不知道眼前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她走出卫生间,急切的想换掉身上这套睡衣。她来到衣柜前,看着眼前整齐的一排三件套,Shaw忍不住又翻了下白眼。她翻出一件白色T恤套上。Shaw想吃点什么了。奇怪,怎么今天不觉得很饿。而且觉得一阵身体沉重感,火大的时候,还有点气喘吁吁。哎,Finch的身体……

Shaw边想,边走到厨房,打开了冰箱。冰箱里食材丰富,Shaw一阵欣喜。还有顶级牛排。Shaw心中的愤怒消失了。一阵忙碌过后,Shaw啃起了牛排,咬了几下后,无奈地找出了刀叉。牛排吃了一半后,Shaw觉得她再也吃不下了,胃快要撑破了。她无比怨念地看了一下剩下的牛排,把它塞进了冰箱。

Shaw再次走到衣柜前,随便找了身衣服,穿上。她要赶着去地下铁,难道Finch在我的身体里?!出门时,她看了一眼门口衣架上的礼帽,没有伸手,关上了门。

Shaw黑着脸,一瘸一拐地走着,她走不快,加上愤怒让她感到心脏狂跳,气喘不过来,汗已经湿透了T恤。

当快要到地下铁入口的时候,Shaw看见了“自己”。“自己”妖娆地摆动着身姿,长发随之摆动。Root!Shaw马上意识到谁在自己身体里了。她身体有些颤抖,咬着牙,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Root快要走到地下铁入口的时候,看见了Finch正从对面走来。今天的Finch有些异样,没了整齐的三件套,外套下面似乎是白色的T恤,看着铁青的脸庞。Root早已猜出那是谁,忍住笑意。走上去,“Hi,Harry。咦,你下巴怎么了?刮胡子刮伤了吗?”

Shaw面无表情的看着面脸堆笑的“自己”,咬着牙哼了一声。抓住了“自己”伸出的手臂。却发现如此无力的抓着。

Root顺势腕上了对方的手臂,“我们还是先去地下铁吧。”

Shaw想挣脱,却发现被抓的死死的。低头看见了那件灰色背心。“你怎么穿那件……”Shaw将第一次这几个字咽了下去,顺从地黑着脸向入口走去。

Root没有回答,脸上却春意盎然。

 

 

Bear

 

我被一阵拉门的声音吵醒,敏锐的嗅觉告诉我,是Finch和Shaw。我摇着尾巴,跑了过去。眼前的一幕让我有些疑惑。Shaw竟然搀扶着Finch,而且两个人怎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穿的也很平时不大一样。我停在那里,吐出舌头。Finch拍掉Shaw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向我,抚摸着我的头。我更加疑惑了,不过我被挠地很愉快地倒在了地上。我有种错觉,今天的Finch很Shaw,而我再抬头一看,Shaw坐在椅子上,一脸宠溺地看着我。今天是怎么了?我眼皮开始有些发沉,还是再睡会吧。我躺回我的床上,进入了梦想。

 

……

 

……

 

写着写着,觉得自己正朝着青山走去……


评论(16)
热度(86)
  1. 锤锤的增高垫老伯伯分区 转载了此文字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