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Cold Case(二)

《Cold Case》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无差

等级:全体向

作者:Jerol

状态:连载中

电梯间:(一) (二)

说明

AU预警,与Cold Case有crossover。

采用双女主的形式,Lily和Shaw。Root戏份其次,所以本文不是传统的肖根文,肖根感情线并不明显,不喜慎入,但绝不邪教。我们只是想用另一个方式写这桩案子。

时间:2010年上半年,Shaw加入ISA不久,还未参于处理相关号码。

地点: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德克萨斯州 Bishop镇。

主要人物:Lilly Rush(Cold Case的女主)、Sameen Shaw和Root。


实在有些抱歉,拖得时间很长,断断续续写着。节日快乐,这个就当是礼物了⁄(⁄⁄•⁄ω⁄•⁄⁄)⁄。

COLDCASE(二)

 

Root有些魂不守舍地走在街上,她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呼吸也有些急促。站在十字路口,她错过了一个绿灯,看着信号灯再次变绿,她咬了下嘴唇,恢复了常态,甩了下长发,走回了住处。

回到住处,Root收拾好随身的衣物,其实也没几件衣服,她把它们塞进背包里,再把笔记本电脑也塞了进去。她拎起包,看了一眼屋子,关门离开。在刚才那个十几秒等信号灯的时间里,她决定回Bishop镇,静候事态的发展。

好在离Bishop镇不是很远,十个小时左右的公路之旅后,Root看见了进入Bishop镇的路标。她挑选了一间可以观察进出Bishop镇情况的旅馆,准备入住。

现在正值打猎旺季,小镇上的旅馆生意很好,路上也到处可见背着各种打猎工具的打猎爱好者。旅馆的老板,是个体型魁梧的中年男子。他抬起有些微秃的头,奇怪地打量着这个来住店的女人,寻思着这个戴眼镜的女人一点都不像来打猎的。

Root察觉到了老板的疑惑,她微笑着扶了扶镜框,掏出证件在老板面前晃了一下,“我叫Karen Iverson,是州报的记者,这次是来做一个采访的,我需要写一篇打猎旺季对镇经济影响的报道。”老板微微点头,笑了下,“就一个人?”“恩,是的。”老板把房门钥匙递给了Root。“想问下,附近有好的装备店可以推荐吗?采访之余,我也想试一下身手。”Root满脸堆笑地看着老板。“有,当然有,路口那家就不错,说我Bill的大名,老板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老板搓着手说。“谢谢。”Root提溜着钥匙,来到自己的房间。她环顾了下房间,房间不是很大,但是干净整洁。她随手放下背包,木制的地板发出吱吱的声响,Root走到窗边,房间的视野很好,小镇的情况净收眼底。她没有多留恋眼前的景色,而是退出了房间,向路口的那家店走去。

店里熙熙攘攘,看来这家店还不错,东西很齐全。Root挑了把猎枪,再挑了个最新款的夜视望远镜。

回到自己的房间,夕阳正好斜照进来。Root拿着望远镜朝窗口望出,举着望远镜的双手微微抖动了下,她看见了自己的家,曾经的家,现在应该几易主人了吧。

Root想起了以前。当她有记忆以来,妈妈就一直病着,那时候爸爸还在。全家人有时候忙着照顾生病的妈妈,完全忽略了她。她看着忙碌的家人,回自己的房间,躲进书里面。再后来,书里面的东西,已经满足不了她,她开始自己摆弄一些小东西。爸爸在某个寒冬出去打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家里一下子只剩下了她和妈妈。妈妈和她像是达成了某个协议般再也没有提起过爸爸。她不曾开口问过。她肩负起了照顾妈妈的重责。那年她才刚与家里的桌子齐高。妈妈病重时只能卧病在床,好的时候也只在家里走动。在她印象里,妈妈似乎没有走出过家门。她想陪着妈妈,但是妈妈总能一眼看透她。妈妈总说,我的小Sam,你要善用你的能力。可是她当时,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浑然不知。妈妈总是善意的把她推出家,希望她和同龄人一起,可是她却很讨厌和他们在一起,有些男孩还一直欺负她。她很喜欢和Hanna在一起,Hanna比她大两岁,却总是很照顾她,帮她教训那些调皮捣蛋的男孩。Hanna喜欢放学后,待在镇上的公共图书馆里,翻阅着那些书籍。而她则对图书馆里添置的电脑十分感兴趣,电脑里的游戏对她来说太小儿科,她的最高纪录总是无人可以破。而她喜欢用Root来作为自己的名字,犹如可以破解一切的系统。那段时间,她觉得自己像块海绵,计算机透过屏幕,将一个未知的世界传送进她的体内。她有时候在想,妈妈是不是一早就看出她异于常人的能力了,才会不想将她困在家里,才会不想将她捆在身边。可是她却不想展示她过人的计算机能力,她把这种天赋,当作她与计算机之间的秘密,只有她知道,只有“她”知道。这个秘密,甚至Hanna也不知道。

Hanna……Root举着望远镜的手又止不住颤抖了起来,她放下望远镜,夕阳的余晖洒在她有些沉重的脸上。她闭上双眼,避开有些刺眼的光线。她最喜欢图书馆,因为那里是Root的起源,她也最恨图书馆,因为她永远记得那天,那个该死的周四,那个该死的4月15日。她永远记得那天Hanna和她说的每一句话。那天,Hanna穿着她最喜欢的那条裙子,抱着她最爱看的书,走出图书馆,却又转身看着她,图书馆的大门缓缓闭合。她有些预感般追出门,她想起Hanna刚才说她要去俄勒冈,她想起那本《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Hanna早已熟读过,又何必再借。那个转身的回眸,是Hanna在和她告别。她追出门,看见Hanna上了车,车厢里的灯亮着,照在那个男人的脸上,那张脸一脸狞笑。Hanna不要!她在心里喊着。她追过去,却只能看清那个该死的车牌925EFK。那天的她完全慌了神,她急切地对着图书管理员Barbara,说着那个邪恶男人的名字,说着那个男人绑架了Hanna。可是出乎她意外的是,图书管理员Barbara非但没有帮着报警,而是痛骂了她一顿,说她是个被家人忽视,而想要引人注意的讨厌小孩。那个男人,在Barbara口中,是个对小镇,对图书馆,对所有孩子都贡献巨大的人。多么的讽刺。小Sam承受着这一切,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一个词。她微微低着头,却目光如炬,bad code,她在心里默念着。

(Root似乎与图书馆总是纠结在一起。多年后,那个上帝,让Root关进了图书馆。而那次,Root没有失去所在乎的,反倒有所收获。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夕阳最后的余烬照射在Root脸上,Root睁开眼,目光如炬。她不再回忆。转身,拎起背包。她需要找个有网络的地方,她想要对前来调查案件的费城警探有个了解。不知道,这次来的警探是否需要她的“帮忙”。她想着,走出了旅馆。

小镇,似乎与她离开那年没什么变化。Root转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地方。到处都是来打猎的人,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Root微微皱着眉,最后脚步停止在了小镇的公共图书馆前。她扶了扶眼镜,嘴角上扬,推开了图书馆的门。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因为一眼认出了柜台后面的图书管理员Barbara。Barbara,不,现在应该叫Mrs.Russell,Root轻蔑地笑了一下,穿过柜台,找了个对着门的在角落里的空位子坐了下来。她从背包里抽出笔记本电脑,轻轻放在桌上,打开。当年,这里可是连互联网都没有,更别提WIFI了。Root眼光透过电脑的屏幕,看着Barbara。Barbara在柜台后面挪动着她有些发福的身躯,依旧将眼镜挂在胸前,依旧带着那个翠绿色的挂件。那个挂件应该是那个男人送的。Root盯着那个挂件,仿佛如激光般要把它毁掉。时间停滞了大概几秒,Root回过神,收回目光。回到电脑屏幕。黑进费城警局的系统,对于Root来说实在太轻而易举了。她了解了下重开案件的始末。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那个新加入冷案组的警探Sameen Shaw的档案上。巧合吗?未必,世间哪来的那么多巧合。这个世界可是无限混乱又冷酷的。Root看着这个黑发的中东女子的照片若有所思。 


评论(2)
热度(4)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