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商人与猎人(一)

作者:Jerol

太空AU,目前没什么需要预警的提示。唯一的预警,可能,大概就是这是个坑。


   她是一名星际商人,在星际间穿梭。她在一个星球与另一个星球间停留,却从不长久逗留。她把α星球上毫无价值的物品,高价卖给γ星球;把γ星球上随处可见的矿产,卖给β星球,如此这般。宇宙间,似乎没有她卖不出去的东西,也没有她买不到的东西。于是,各类金主都会找上她,让她帮忙寻找心中所需,而她从未让顾主失望过,虽然她的要价很高。宇宙间传言,她其实一直在寻找一件她很久以前失去的物品,才会如此不知疲倦不停歇的在星际间穿梭。她叫Samantha Groves,代号Root。她有一艘飞船,叫Hanna号。


    她是一名星际猎人。在宇宙空间接悬赏令,满宇宙追捕逃犯。她像极了传说中的极乐鸟,一直在浩瀚的宇宙间飞驰着,累了就在她的Bear号上歇息,永不在任何星球上长久驻足。有一次,为了追捕一名绰号普罗透斯①的逃犯,她整整行驶了314光年。她似乎丝毫不在意赏金的多少,只为了能将逃犯捉捕归案。她让任何在悬赏排行榜上的逃犯闻风丧胆。可是她却至今抓捕不到害死她父亲的罪犯。她的名字叫Sameen Shaw。


   犹如往常一样,Shaw把抓到的逃犯送往宇宙空间站交差。宇宙空间站,每隔12个星球设立一个,设有星际警卫,维持着日常秩序。犹如平时,全副武装的警卫们在这个空间站巡逻着,而空间站也如往常一样熙熙攘攘,不分白天还是黑夜。各种星球的人在这里停歇,为飞船补给,也为自己补给。

    Shaw交完逃犯,认认真真查看了一遍飞船的状况。为Bear加满燃料,又亲自帮Bear从里到外整修了一遍。为了追捕之前那个逃犯,不得不穿越一片酸雨区,这让Shaw心疼不已。Shaw为飞船修补着,汗水浸透了她的背心,她却丝毫不在意。对她来说,或许Bear就是她的整个世界。一番忙碌之后,她满意地看着崭新的Bear号,擦了下额头的汗水。

    “ bear,我去看看悬赏榜,你好好休息。”Shaw说着拿起外套,并把枪插进右腿绑着的枪套里。

    ”好的,Shaw。路上小心。”Bear号系统用男中音的语调应答着。

    Shaw嘴角上扬,朝驾驶舱挥挥手,走出了飞船。

    Shaw没有径直前往悬赏榜的所在,而是拐进了街边的一家小酒馆。酒馆很普通,没有夸张华丽的装修,也没有奇特星球衣着暴露的女招待。这里显得很安静,只有几个人分散地坐着,漫不经心地喝着酒。Shaw走到吧台前,对着酒保轻轻说了句,“照旧。”酒保兼老板Hersh,是个体型魁梧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他麻利地递给Shaw一杯加冰的龙舌兰。Shaw接过酒杯,一饮而尽。顿时一股火辣的刺痛感,充满了Shaw的整个口腔,进而慢慢蔓延到头部、胸腔。真是过瘾。Shaw绷紧的身体,松懈下来。她摇晃了下手中的酒杯。酒杯里剩下的冰块,沿着杯壁转着圈。

    “你会找到……”Shaw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绰号普罗透斯的逃犯带着手铐,怪异地笑着不停地重复对她说着这句话。会找到什么?杀死父亲的凶手?她本想追问,却发现那人再也不肯多说一个字。“该死的!”Shaw嘟囔着,怒气在她脸上蔓延开来,她递过酒杯,示意再来一杯。

    Hersh摇了摇头,“自从……,”他看了一眼Shaw,停顿了下,“这酒现在奇缺,也就我这里才有。限量,每人只限一杯。”

    Shaw没有多言语,将伸出的酒杯收回,准备起身离去。

    “Control在找你。”Hersh低着头洗着酒杯说着。

    Shaw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何掌管着悬赏令的Control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到她,而不是直接用通讯器联络自己。但是她依旧没有多说什么,点点头,也不理会Hersh是否看见,掏出钱放在吧台上,整理了下自己刚才没有翻好的外套衣领,走出了酒馆。

Shaw向着悬赏榜的方向走去,悬赏榜闪着刺眼的红光。Shaw抬起头看了一会,叹了口气。都是些破产或者欠钱的逃犯,悬赏的金额很高,但却没有引起Shaw的兴趣。Shaw慢悠悠地在宇宙空间站的街上走着,路过小摊,买了块巨型牛排,边走边啃着。不一会,她又绕回了悬赏榜下,她啃掉最后一块肉,拐进了旁边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巷子狭小黑暗,Shaw来到一扇铁门前,叩响了门。铁门上一扇小窗开启,扫描仪扫着Shaw的瞳孔,不一会,铁门自动打开了。Shaw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

屋里早就站着一个人,见Shaw走进,便开了口。“有个任务交给你。”

这么直接?Shaw心里想着,“Control,我可是自由人,只按兴趣接任务,不接受指定任务。

被称作Control的人,也不恼,依旧笑着说,“Shaw,这个任务你肯定感兴趣,而且也很适合你。”说着递给Shaw一张电子纸。

Shaw把电子纸拿到手上,扫了一眼,一级悬赏令!她看了一眼Control,Control示意她继续看下去。

Shaw点了下纸上的按钮,逃犯的全息影像跃然纸上。这是一个戴着厚厚的镜片,穿着考究的三件套的地球男子。如果不是那个红色的一级悬赏令一直闪烁着,Shaw肯定会以为这是一个教授什么的。她实在不能把眼前这个人和穷凶极恶的变态逃犯联系起来。Shaw虽然满心疑惑,但是正如Control所言,她确实很感兴趣。Shaw快速地扫看着资料,犯人叫Harold Finch,当看到最后一行的悬赏金时,不由大吃一惊。这应该是她做星际猎人以来看到的最高金额了。Shaw咬了咬嘴唇,“这活,我接了。”

Control依旧笑着,仿佛在说她早就料到了。

电子纸将全息影像收回,最后自己化为了一道白烟。

她还需要把资料带回飞船,让bear知道啊?!

“这个任务有些特殊,不能把资料带出去。你就存在你脑里吧。”Control看着Shaw。

Shaw点点头,表示理解。

“一切小心,Shaw。”Control收回笑容,严肃地说。“这个世界最危险的可不是在表面,而是……思想。”

“我会的。”Shaw谢过Control离开小屋。Control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多想了,Shaw回到bear号上,设定好犯人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坐标。向着目的地驶去。

地球,自己好久没有回去了,自从父亲去世后。Shaw望着舱外的银河,有些失神。

“离目的地还有12小时,Shaw,你可以休息下。”bear关切地说着。

“好吧,到时候叫醒我,bear。”Shaw走向睡舱。

“当然,Shaw。”


犹如往常一样,Root来到宇宙空间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笔生意完成后,Root来到了自己熟悉的酒吧,稍事休息。照例,Root要了一杯苏打水。有些无聊地转着吸管。

“如果客人都像你这样,我可要关门了。”老板John Reese露出迷人的笑容。

Root嘴角上扬,“怎么会呢?John,你这里的水可是卖得比酒还贵。”

Reese耸耸肩,“Root,我受人所托,想让你帮忙找个东西。”说着,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

在这个纸比黄金还贵的时代,再加上,竟然能委托Reese,这位退休的星际CIA。看来这位顾主不简单。Root接过纸,纸上的描述极其简单。要求就是找到一个古老的手提箱,对手提箱的规格及外观,做了详细的阐述。Root有些疑惑,当看到酬劳时,被一排数字0晃了眼。看来,箱子里的东西才是极其重要。

Root莞尔一笑,“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活,我接了。”

Reese笑开了,“确定是我的面子,不是最后一排数字?”Reese拿过Root手中的纸,掏出打火机,看着纸慢慢燃尽。

“真可惜,John。”Root继续转动着手里苏打水的吸管,看着烟和火光。

Reese保持着他的笑容,“顾主的要求。箱子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地球。”

Root点点头,起身离开。

望着Root离去的背影,Reese若有所思,“一定要平安回来,Root。”

酒吧外,空气清冷。Root不由裹紧了外套,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向自己的飞船Hanna号。

走进飞船,顿时一股暖意袭来。Root脱掉了皮外套,扔到一旁,“Hanna,这次我们要回地球了。你也想地球了吧?这次要找的东西,很有意思。设定坐标,出发。”

“好的,Samantha。”一个年轻女子的系统声音传来。


①普罗透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早期海神,他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但他经常变化外形使人无法捉到他:他只向逮到他的人预言未来。也是疑犯追踪217的标题。


评论(21)
热度(35)
  1. 123老伯伯分区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意思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