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The Terminator——human篇

终结者AU;

 @竹羡 、Jerol合写;

两条线一个故事,四个视角

Shaw/Root ;T-800(按大锤外貌造的)/T-1000(文中长期保持根妹的样貌)

另注,J的故事线我发,竹子的故事线会在她的主页发布(据说是明后天,催文的快去敲她),然后我会转载过来,顺序按发布时间来,到时候咱再做个顺序链接。

Shaw    

父亲。”年幼的Shaw对着男子叫道,小眼睛红红的。

男子放下手中的手提箱,蹲下身,轻轻扶住Shaw的肩头,挤出一丝笑意,“Shaw,你一定要记住1979年1月28日(1,这个时间点。”

Shaw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父……亲,你会回来吗?”

男子起身,扶了下眼镜,再整了下礼帽,却没有出声。男子看着Shaw,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Shaw的头,“整个世界的key在你的手中。我现在离开,是为了能保护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说完男子拿起手提箱,转身离开。

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Shaw扒着门框,指甲陷入其中,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

 

Shaw睁开眼,回想着刚才那个梦境。那是梦境吗?还是一段记忆?为何如此真实,可是自己却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时间线……

Shaw坐起身,系好军靴,穿戴好装备,等待着。

 

现在是2015年,距离天网上线已有13年。世界整个变了样,机器占领了这个蓝色的星球,并开始大肆屠杀人类。而人类只能逃往地下,苟延残喘。整个人类都记住了那一天,2002年1月1日(2),当大家满心期待一项科技创新改变生活时,却不料迎来的是一个无法终结的梦魇。天网上线伊始,人类除了逃,再无他法。可是后来,有一天,出现了一个人,大家只知道她叫Shaw,她带领着人类,开始了反抗天网,反抗机器的人类新历史。她仿佛无所不知,知道事情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人类反抗军在她的带领下,反抗着机器的暴行,一步步将机器逼入困境。大家视她如同先知。她让人类知道,机器不是不可战胜的。

 

离向天网发起总攻还剩下不到1小时的时间,Cole走到地下掩体里Shaw的房间。Cole看见Shaw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房间里灯光昏暗,他有些看不清Shaw脸上的表情,只觉得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Cole和其他人一样,为自己能和Shaw一起并肩作战而骄傲,为自己能成为Shaw的左膀右臂而欣喜。他还记得那天,他被机器追赶地无处可逃,在等待着人生的最后一刻时,Shaw从直升机上的绳索滑下,一枪击中正要向自己举枪扫射的机器的要害,救了自己。从那天起,Cole就一直跟随着Shaw,经历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战斗,身上也增添了十几道伤疤。Cole总觉得只要跟着Shaw,一定会看到天网灭亡的那一天。

Cole犹豫了几秒后,决定打破平静。“Shaw,又在想那位救你的‘骑士’了吗?”

Shaw听见声音,回过神来,提起右手看了下时间,嘴角却有些上扬。“Cole,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吗?”

Cole望着Shaw用力点了点头。

 

 

Cole口中所说的“骑士”,是1993年(3)的一天晚上,Shaw翻墙从寄宿学校溜出来。她也不知道那天她为什么要从学校溜出来,她一个人在街上闲逛着,明月当空。她走着走着,原本喧嚣的街上渐渐地只剩下了她一个人,月亮也被一朵飘来的乌云遮住了光芒。周围变得出奇的安静。突然,后面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Shaw回头一望,只见一个人形握着尖锐的利器正扑向自己,她撒腿逃跑,不敢再回头。而后面紧接着一阵激烈地打斗声,当她觉得声音渐远时,再回头一望,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正与那人形扭打在一起。Shaw一时愣住,停下了脚步。人形趁着空隙,向她的方向飞来。而此时,Shaw感到自己被人死死护住,躲过了一劫。Shaw整个人有些恍惚。几缕棕色的长发划过她的脸颊,救她的那人,左肩似乎受了重伤,她闻到了铁锈的味道。Shaw想努力看清抱着她的那人的面容,眼皮却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第二天,Shaw从自己宿舍的床上醒来,似乎昨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她努力回忆,却只记得有双棕色的双眸。而昨晚,纽约发生了大规模不知原因的停电。

 

 

向天网发动总攻的时间到了,战斗异常激烈,也异常顺利,机器人在节节败退。人类反抗军在步步紧逼。眼看就要打到天网的老巢,胜利在望之际。Shaw却让Cole连同一部分队伍,前往另一个方向。Cole不解,但是他本能地相信Shaw。一路上简直重兵把守,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Cole转过头,看了一眼身旁的Shaw。Shaw的表情凝重,却显得异常坚决。Shaw做了个进攻的手势,一场恶战开始了。

天空中HK-猎杀者飞驰,那巨大的轰鸣声回响在大家的耳边。这个空中战斗力极强的终结者,仗着自己反跟踪能力,肆意扫射着地面。

    “Cole!掩护我,我要用高射炮,把这家伙打下来。”Shaw边闪避边说着。

Cole心领神会,集中火力,吸引HK-猎杀者。趁着间隙,Shaw爬到了高射炮的驾驶台,瞄准,开火。这个空中终结者在空中发生了爆炸,并且不停旋转着,最后砸落于地面。

巨响过后,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Shaw跳下驾驶台,冲着Cole笑了笑,急不可耐地又向前走去。这时一台躺卧在一边的机器人突然眼睛闪了下红光,拖着残缺的身躯,抬起金属手臂向Shaw射出一排子弹来。Cole察觉到了危险,一个飞扑将Shaw推到了一旁。一颗子弹划过Shaw的脸颊,Shaw心中升腾起怒火,抬手给机器人就是一枪,机器人的头部中枪,再也没有了声响。

“Cole……”Shaw回过头,想要对Cole说写什么,却发现Cole躺在了血泊中,她有些惊慌,跑到Cole身边。“你会没事的!”Shaw感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竟然还是让你受伤了。”Cole苦笑着,抬起手想要摸下Shaw受伤的左颊,可是伸到一半,手无力地下垂下来。

“Michael!”Shaw的双眼有些微微发红。

可是却没有人应答。

Shaw知道她无法停滞太久,她再次看了一眼,咬了咬牙,继续向前面那个巨大的圆形建筑走去。她知道事情的发展,却还是无法料到未来的一切。

Shaw和队友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在炸毁了大门之后,大家鱼贯进去了这个神秘的建筑里。这个巨大的圆形建筑内部除了中间那个奇怪的圆形仪器外,再无其他任何物体。而那个奇怪的仪器闪着蓝光,似乎刚刚启动过。

时间机器刚启动过,Shaw心里一阵不安。队友连上仪器,“Shaw,这机器刚去的时间点是……”

“1979年1月28日”Shaw没等队友说完,脱口而出。

队友有些惊讶,看着屏幕上那个一致的时间点。

“请把我也送到那个时间点。”Shaw话音刚落,队友们立马炸开了锅。“不行,没有了你,我们群龙无首。”“Shaw,你不易犯险,让我来代替你去。”……

Shaw长长地呼了口气,“这件事只能由我来,请大家相信我。”

大伙一阵沉默,唯有同意。

Shaw缓缓走上时间机器,向队友点了点头,表示准备好后。队友按下了按钮。Shaw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拽上了空中,离开了地面。机器不停地旋转着,由慢到快,渐渐地超越了眼睛能反应的范围,Shaw闭上眼睛,感到全身如灼烧般疼痛,脑海里却闪过很多画面……

 

Root

1991年(4),Bishop, TX。

Samantha Groves静静地躲在Stone Ranch孤儿院的图书馆里,今天是她12岁的生日。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同伴,早已被好心人领养回家。偌大的孤儿院,她成了年龄最大的孩子。她也不知道,为何没有人来领养她,或许就这样也不错,再过几年她就成人,自由了。Samantha边捧着书边想着。她从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似乎也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母亲在她出生时,便大出血去世了,她只见过母亲的照片。而她的父亲很早就外出打工去了,再也没有回来,家里也没有他的任何影像资料。

Samantha看了会书,觉得无聊,来到了图书馆唯一的电脑前敲打了起来,虽然里面的游戏,她已玩了无数遍,但是她还是认真地玩着。她有时候觉得电脑似乎也是有生命的,透过屏幕望着她。很快地,一轮游戏结束了。她毫无悬念地赢了。她笑着在游戏的排行榜上敲打下自己的名字“Root”。

“Samantha,有人来收养你了。”小Pete一阵风地跑进图书馆,边吸着鼻涕边说着,说完又一溜烟跑了。

什么?Samantha变得疑惑起来,她整了整衣服,走出图书馆,来到大厅。大厅里修女旁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男子左手拿着一顶黑色礼帽,身旁的地上放着一个手提箱。Samantha有些怯怯地走上前。男子微笑着看着她,弯下腰,“你好,……Samantha。我叫Harold Finch。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Samantha眨了眨眼睛,看了看修女,又看了看男子,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有些疑惑,来孤儿院收养孩子的大部分都会选年龄小的,选她这个年龄的人,真的很少很少。但是她能走出孤儿院,看看外面的世界,总是幸喜的,况且这个穿着三件套的男子,看上去人不错,只是眼里闪着一丝哀伤和忧愁。Samantha回到自己的房间,麻利地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她的东西并不多,几件衣服,一些小玩意,她把这些扔进她的小皮箱。桌子上有几本书籍,她迟疑了几秒,把《献给艾尔吉侬的花束》小心翼翼地放进小皮箱,这是以前孤儿院的好友Hanna送给她的临别礼物,想必Hanna现在过着她想要的生活了吧。

Samantha提着小皮箱,Finch左手牵着她,右手也提着个皮箱,两人一起离开了孤儿院。

Finch驾驶着汽车,带着Samantha驶向目的地。Samantha坐在飞驰的汽车里,渐渐地进入了梦乡。等她醒来时,汽车已停稳在一条小巷子里。她看了看周围的霓虹灯和方块字,“这是哪里?”“这是纽约。”Finch下了车。

Samantha跟着Finch,走过一段狭长的地下通道。在安静的通道里,她听见了自己有些急促的心跳。Finch没有说话,只是时不时回头看了看她,确保她没有跟丢。在一个自动售货机前,Finch停了下来,按了下数字3141。自动售货机发出一阵声响,一扇门出现在眼前。Samantha忘却了害怕,跟着这个神秘的男子走进了大门。

这是一个废弃的地下铁车站,几张桌子椅子,很多的电线从后面不知名的大黑铁箱里穿出,桌上的显示器不停地闪烁着Samantha看不懂的字符。Samantha被显示器所吸引,一动不动地盯着。

Finch放好手提箱,看着Samantha,“想学吗?”

Samantha点点头。

“放心,我会把我所有会的,都教给你。希望……时间来得及。”Finch脸上闪过不易察觉地苦笑。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Finch真的倾其所有,教授着Samantha,而Samantha天资聪慧也学得很快,甚至渐渐超越了Finch。Samantha有时候会忍不住问Finch,为什么教她关于计算机的一切。Finch只是回答,为了做好准备。而再追问什么准备时,Finch却沉默不语。

这天,Samantha从地下铁上面的唐人街买了陈皮鸡和煎绿茶,回到地下铁。Finch趴在桌上睡着了,她轻轻走到他身边,发现Finch手臂下压这着一张照片。这个从不谈论自己,非常注重隐私的人,竟然有照片。好奇心驱使着Samantha小心翼翼地抽出了那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黑发扎着马尾有着漂亮大大的黑眼睛的女孩。女孩手里拿着一把玩具水枪,笑得是那么开心。Samantha翻过照片,照片背面用银色的笔写着SameenShaw,1988.10.2(5),字迹和自己的有些相似。

这时Finch醒了过来,他在桌上摸索着带好眼镜。Samantha有些慌乱,仿佛做了错事。Finch拿过照片,“这是我的另一个女儿。她比你小几岁。也叫Sam。”

“她怎么样了?”Samantha脱口而出。

“她很好,她目前很好。”Finch答着。

那天之后,Finch和Samantha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转眼又过去了几年,Samantha已经快18岁了。她想象着18岁那天,她可以自由地做一些事,虽然她有些舍不得离开Finch。而她想象不到的是,Finch留给了她一份终生难忘的礼物。

1997年1月27日晚上,Finch把Samantha叫到一旁。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述。在接下来的时间里,Samantha整个人都听得惊呆了。天网,机器人,占领地球,反抗军……还有Shaw。她睁大了眼睛,看着Finch。看着Finch慢慢地讲述着。

“我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做到这里了。以后,就要靠你了。很抱歉,现在才告诉你这一切。很抱歉,将这个重任交给了你。我本想还有时间,让你准备好。谁知……”Finch说完了这一切后,站了起来,走到了地下铁的一面空墙前,敲打了下一块微微凸起的砖,墙上的砖开始自动向两边分开。

“这是时间机器。”Finch指着洞里那个巨大的圆形仪器说着,“这是终结者T-800的所有组成零件。”Finch指着一面墙的机器人部件说着。

Samantha还是安静地站在一旁,没有说一个字。

Finch一脸歉意地走到Samantha身边,扶着她的肩,“为了防止天网找到你,我删除了你所有的信息,从明天开始,世上再没有Samantha Groves。你只剩下了一个代号Root。”Finch抬手看了一眼左手上的手表,指针在后退,数字在倒数。Root能清晰地看见Finch脸上微微渗出的细汗。

“我的时间不多了。记住我对你说的。”Finch有些欲言欲止,“Shaw……”

“我会保护好她的。”一直没有说话的Root,此刻开了口。Finch有些惊讶,他托了托眼镜,刚想再说些什么,却不料Finch身体开始裂开,并发出多束强光。强光刺眼,Root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

几秒后,一切是如此寂静。Root睁开眼,Finch消失不见了,而地下铁的摇摆钟,敲响了12点的钟声,铛……

12下的钟声,仿佛每一下都敲打在Root的身上。真是永不忘怀的生日。

钟响停止。偌大的地下铁,只剩下了Root一个人。Root环顾了下四周。那张Shaw的照片被水杯压在桌上。Root走向前,拿起那张照片,顺手又拽起一支银色记号笔,她觉得自己的手有些颤抖。她走到那巨大的时间机器前,颤颤抖抖地在控制板上输入1988.10.2。机器发出轰鸣声,Root走进其中,机器开始旋转。Root闭上眼,她不知道为何她要这样做,她只知道她需要这样做。她感到全身有些疼痛。再睁眼,她发现自己在一间小屋前,屋前的院子里有一个秋千,草坪上一辆小自行车和几个玩具散落着。

Root有些愣神,“你是谁?”伴随着声音,一个手持水枪的小女孩,从旁边的树背后跳了出来。看着那张熟悉的脸,Root的鼻子有些酸楚,视线有些模糊。

小女孩看着Root有些发红的眼睛,挠了挠头,“我不是故意打你的。”黑色的小眼睛,不好意思地看了下Root身上被水枪浇湿的半边衣服。

Root见状笑了起来,假装生气。“你说怎么办吧。”

“要不,你打回我。”小女孩双手把水枪推给Root。

Root忍住笑意,“看你认错了,就饶过你了。不过,你得陪我玩个游戏。”

小女孩见Root没事了,放心下来,点了点头,“好的。什么游戏?”

“游戏的名字叫打机器人。游戏很简单,未来出现了一群邪恶的机器人,而你得组织小伙伴把它们打败。我来扮演机器人,水枪是你的武器,你来打我。”Root说完,轻轻地摸了下小女孩的头。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有些疑惑。

两人在院子里玩耍着,小女孩的枪法很准,Root的衣服差不多快湿透了。

“我认输了,你赢了。”Root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小女孩露出胜利的微笑,“你等等。”说完,一溜烟跑进了屋里。不一会,小女孩跑了出来,右手放在身后,左手拿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给你。”小女孩竟然有些脸红地把毛巾递给Root。

Root嘴角上扬,接过毛巾,“谢谢。”

两人一起并排坐在秋千上,微风拂过。

小女孩晃着小腿,嘟着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Root歪着头,看着小女孩。

“你是谁?”

Root露出一抹微笑,“那让我们来正式介绍下。你可以叫我Root。”

“奇怪的名字。”小女孩嘟囔着,“我叫Sameen Shaw。”

Root停顿了下,“嗯,Sameen。下次可别随便告诉别人全名。”

小女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觉得眼前这个人,她值得信任。

“Sameen,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有一个名字,叫Samantha Groves。”

“这才对嘛,”小女孩一脸得意。

“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Root看着小女孩。

“好的,这是只属于我们两个的秘密。”小女孩说完,小脸又有些泛红。“Root,我们能一起拍张照吗?”小女孩伸出右手,小手拿着一个一次成像相机。

Root微微点头,迟疑地拿起相机,按下了快门。

“你都没把自己拍进去。”小女孩看着照片上只有自己,有些不满。

“下次……下次我们再一起拍。”Root把手插进口袋,当手指触碰到笔时,她感到心跳停滞了几秒,她把笔掏出口袋,用笔在照片的背面写上,Sameen Shaw,1988.10.2。写完递给了小女孩。

”一言为定!”

“嗯!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Root起身。

小女孩伸手想拽Root的衣角,却又马上把手缩了回来。

Root冲小女孩浅浅一笑。

“你等等……”小女孩又匆忙跑进屋内。

Root没有等待,而是直径走了。谢谢你,Sameen陪我度过生日,我该回去了,再见。

小女孩拽着一个中年男子出了屋,“有位姐姐刚才在这里的。”

可是空荡荡的院子里,只剩下了秋天在摇晃。

中年男子抚了抚眼镜,“真的,你看这是她帮我拍的照片,后面她还帮我写了名字。”女孩有些着急地说着。

“她叫什么呢?”男子问道。

“她……”小女孩想起这是属于她们之间的秘密,有些支支吾吾,“她说她叫Root。”

男子的脸有些沉重起来,“去玩吧。”

小女孩点点头,一溜烟又跑没影了。而男子的脸越发严肃起来。

 

 

Root回到了地下铁,她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看着那边堆着的T-800的零件,站起身,走到跟前。开始造了起来。Root有些废寝忘餐,她把自己所学会的一切,都倾入了这个T-800机器人。

当一切设定完毕,她看着这个T-800,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她竟然把T-800造成了Shaw般模样。她的手指在空中停顿了几秒,最后重重的按下了启动按钮。

 

 

 

  1. 关于1979年1月28日,这个时间点的说明。POI剧里,只提到Root出生于1979年,具体月日没有涉及。而唯一的线索,是Root假扮心理医生时,出现的驾照上的出生信息,是1977年1月28日,虽然这个时间是汉娜的可能性比较高,但是姑且视1月28日为Root的出生月日吧。

  2. 2002年1月1日,POI剧里TM诞生之日。

  3. 1993年,POI剧里Shaw发生车祸,父亲去世。

  4. 1991年,POI剧里Hannas遇害那年。

  5. 1988.10.2,POI S3E06里Root提到的Shaw与父亲一起去看橄榄球的时间。

(作者怕自己绕进时间里去,于是贼啰嗦的搞了这些备注)

评论
热度(64)
  1. 羽咲绫乃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老伯伯分区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有一篇很复杂的要动脑的文。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