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伯伯分区

连载疑犯追踪AU同人《COLD CASE》及J同志的其他脑洞。转载各种棒棒哒同人文、翻译、画、视频、音乐和资料。

 
   

[AU] The Terminator——机器篇(上)

第二篇来了(手动狗脸)作者并不是被我欺压到三四点更文的(就是)

竹羡:

首先,我想死你们啦【冯巩脸【【并不




这是一个看完终结者电影后讨论出来的脑洞,文还没写先被时间线绕晕的人,是我【这里强调钩子智商【【


人类篇1传送点戳这里,合写文,作者Jerol~




下面是我乱填的【




类型:《终结者创世纪》AU脑洞


配对:T-800终结者shaw&液态金属Root【其实我完全不确定,你们看完这章就知道原因了


等级:普通


预警:机机【?




祝食用愉快~




-----------------------------------------------------------------------------




终结者T-800记得自己第一次睁开眼睛时候的景象。


所有记忆自这一序幕拉开,面前是少女故作老成却带着一丝稚气未脱的脸,她说话的声音略细,睁得大大的眼中盛着迫不及待:“Hey,我叫Root。”


光透过视网膜成像,把少女的身影清晰地倒映进她的脑海中。她翻动了一下眼皮,视线骤然暗下来,转瞬又恢复明亮,满屋子的金属器械清晰无二地堆着,而少女长发披肩,正抱着双臂打量她,继而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这是她第一次眨眼。有点慢,看来反应机制还需要升级,她这么想着。


少女的指尖轻轻敲点着手肘,颇为兴致高昂,但好像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迅速板起脸来,硬生生将表情抽离了,清了清嗓说:“是我创造了你,T-800,你得听我的。”


默念了一遍自己的名字,T-800,或者随便什么,反正只是个代号。接着她站起来,18岁的少女挺直了腰杆对她宣誓主权,身高超过她一小截,她不得不微微仰着头看她,T-800对此有些费解,但不表露,只是点了点头:“好。”


这是自己发出来的声音,有些低沉,但似乎还不错。


这个叫Root的人类正在观察她,同样的,她也开始观察Root,对方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无法言说的欣赏,她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


 


直到今天,她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答案。


时间是1993年,这是一个她被创造出来之前的世界,时间机器还不稳定,穿越时间只能限制在一小时或者更短,Root冒着风险把她传送回来,下达给她的命令是保护一个叫Shaw的小女孩。


于是她来了。她从来没有违背过Root的意志,一次都没有。


 


周围的一切显得宁静而古旧。


应该就在这附近,她搜索每一个路口,仔细地分辨着:两个街区外有磕多了药的混混在找小卖部老板的麻烦;再远一点有刚加完班的白领正踩着高跟鞋赶末班地铁,走路时发出清脆有规律的啪嗒声;右手边的巷子里突然传出一阵撞翻木板堆的声音,听起来那人穿着运动鞋,声音不大,但脚步很匆忙。T-800定住了目光,就是那里。


她顺着大楼一侧的管道轻而易举地攀上了楼顶,在这里可以看到脚下巷子的全貌,只见一个小女孩正没了命似地疯狂奔跑,沿途又撞翻了一个垃圾箱,铁皮桶倒下弄出一连串玄妙的音律,这动静有些太大了。然而更不幸的是女孩选错了路,巷子尽头是赫然一道冰冷的铁门。


令人惋惜,T-800面无表情地将视线后移。


模模糊糊地,有一团东西正贴着墙角飞快地滑过去,只来得及在路灯昏暗的光线下折射出一道金属光泽,而后就消失了。终结者眯起眼睛,抬脚往前跨了一步,从六层高的房顶几乎是毫无缓冲地跳了下去,落地的时候发出一声不大的闷响,蔓延的灰尘贴合着黑色靴底逃逸开来,路灯闪了闪,有微妙的电流声。


站在铁门前的小女孩迅疾转身,脸上些许惊恐。


 


T-800从来不擅长说话,她几乎只跟一个人交流:Root。她会在Root下达任务的时候提出必要的问题,有时候甚至不提,只是点头,然后执行。她们之间有一种默契,每当她想到这一点,就能感到胸腔中的心脏跳的频率稍微快了一拍,然后她闭上眼,把心率调回正常值,并记录下这次功能絮乱,方便日后维修查找根源。


她没有受过哄小孩子的训练,于是她干脆没回头。一阵轻微液体流动的声音靠拢过来,她起身,切换眼部识别系统扫描完毕,金属探测部分亮成一团,这才发现了那家伙。


那完全不能算是一个人,只是一团有着人类——女性身形的液态金属,没错,这是个机器人,跟她一样来自未来,此刻正向她飞速靠近,一把锋利的三角尖刃自肘部延伸,转眼近在咫尺。


已经迟了,T-800立刻朝左侧闪身,情急之下直接用左手格挡住面部,尖刃划破手臂,割开一条细长的伤口,露出超合金机械的手臂骨骼来。她扫了一眼伤口,右手捞过倒在地上的铁皮桶朝对方五官模糊的脑门上砸过去。


液态金属向前弯腰躲过了攻击,反过身来,光滑的金属表面起了几轮波纹。T-800手中力道一收,把铁皮桶拉回身前,就地一个打滚闪到旁边,数枚小钢刀噼里啪啦地紧随而至,牢牢地钉进铁皮表面,其中一枚贴着她的眉扫过,削走一小块眉角。


T-800靠在一摞砖头后面,吐出一口气,将铁皮桶甩远,接着取下身后的CAR-15,给步枪上了膛,冒头就给迎面走过来的液态金属送了几发子弹。对方果然因此顿住了脚步,呆在原地不动了,子弹将她的身体打了个对穿,需要时间修复。


不远处响起蹬铁栅栏的声音,她终于能匀出神来看一眼小女孩的情况。那个叫做Shaw的小女孩也正抬着脚吃力地回头看她,这下她们打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照面。


这却吓坏了这孩子,T-800的脸因为眉毛上的伤口显得有些狰狞,冰冷的金属裸露在路灯下,女孩脸色有些泛白地用力翻过了铁栏杆,扑通一声摔在水泥地上。但内心更惊讶的显然是T-800自己。


女孩长得就像当年的自己。不,换句话说,如果她有童年,大概就会是一张这样的脸,这害得她的大脑轴承卡了一下。


而身后的液态金属似乎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惊讶的背影。


 


T-800看着小女孩的脸,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踏进时光机器前,Root是如此郑重地叮嘱她这是一个不能失败的任务。虽然她从未失败过。


Shaw这个名字她听过不止一次——从Root口中。她知道这对Root来说是一个特别的人,这么多年过去,她无数次盯着Root暗自出神的样子,那不住流露出的几分恰到好处的迷恋让她有些许好奇,但Root从来没有安排给她过相关的任务,直到今天,她终于有机会见到这个人。


这个Root心心念念的叫做Shaw的人。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答案。


之所以Root看见自己的第一眼表现出难掩的兴奋,之所以她会温柔地对自己讲话,对自己露出绝无仅有的满意笑容……T-800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大概是机械肋骨部分出了点什么问题,她对自己说。


身后的液态金属发出一声轻笑。


T-800回过神来,她刚刚错过了最佳逃脱时间,看来又走不了了。而且还得一边注意着渐渐逼近的穿越时间,错过了会很麻烦的。


她转身举起枪,凝神专心对付起眼前的麻烦来。而液态金属似乎看破了她的意图,顷刻化为液体消失了。


小女孩从地上爬起来。


终结者转身向她跑去。


水滴状的液态金属自铁栅栏的空隙间入侵,转瞬相交织成一张银色的网面,锋利的尖刃连着手肘的形状自网中窜出,刺向近在咫尺的背对着她的女孩。


女孩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正要回头。


蓝色光芒一闪而过,嗤拉一声穿透皮衣的闷响仿佛一个巴掌抽在T-800脸上,让她皱紧了眉。


或许她真的搞砸了任务,第一次。


两步走近,步枪绕过中心,瞄准那片银色的边缘疯狂扫射,液态金属果然开始分崩离析,T-800甩开还在冒烟的枪,徒手掰弯了两根铁栏杆。


眼前伏在小女孩身上、肩膀一片血肉模糊的、是Root。


T-800感到莫名愤怒,她跨过去扶起Root。而小女孩看起来是昏过去了,满身是灰的倒在地上没动。


她刚想询问,迎接她的却是Root狠狠眯起的眼和一腔怒火:“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


T-800愣了愣。


Root甩开她的手捂住受伤的肩膀,因为疼痛,说话的声音带着颤抖,却是一句振聋发聩的问责:“我的命令你是不打算听了?我说保证她的安全,不要管我!”


鲜血从Root指缝溢出,碎出一朵滴落到地面上。


液态金属的身影突然闪过,似乎是碰了Root一下,消失在道路尽头。


T-800抬起的手在半空顿了顿,最终收了回来。她看着Root瞪着她的那种毫不留情的眼神,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转身去追液态金属。


 


她是被Root创造出来的,自拥有记忆的那一刻开始,她一直认为自己的使命是保护Root,她也是这么执行的。但直到这一刻,她才惊觉Root创造她的初衷完全是为了那个叫Shaw的人,就算要通过极为不稳定的时间机器冒着风险穿越时间去救她,也从未变过。


她一边迅速移动一边自脑海中调出一些存档,或者叫回忆更为通俗:有好几次,Root躲在树后面偷偷看着什么,而她只是需要安静地坐在驾驶座里等她。


直到风雪载满肩头和发梢,她推开车门走过去,将Root罩进宽大的黑色伞沿下。


她永远都记得,彼时Root转身看她,眼里的那一片恍惚晶莹,仿佛落到毛绒帽子上的冰花,顷刻消失殆尽。


Root把发丝别进耳后,又将双手送回口袋里,朝她耸耸肩:“走吧,回去了。”


她回过头,马路对面是一排公寓楼,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Root站着的地方留着一个深深的雪坑。


伞朝Root那侧移了移,Root回报她以浅笑。


一个浅笑就已足够。


 


但她现在对她说:不要管我。


 


T-800从肺里吐出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快要失控暴走了,但好在及时发现了液态金属的踪迹,这多少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一小块银色的金属贴着路灯杆滑了一圈,T-800眯着眼,匕首脱手而出,带着空前巨大的力道牢牢没入铁杆。液态金属也不逃,反而包裹住刀刃,塑出一个手臂的形状来,反将匕首拔了出来。


路灯忽然熄灭,连接着手臂,阴影下露出个人影的轮廓,长卷发,身形高挑,有一种过于熟悉的感觉。T-800来不及多想,她要赶在对方完成动作前将其击溃。


但这却开启了她一生为数寥寥的溃败的大门。


 


液态金属的右手紧紧捏住T-800击出的拳头,另一只手将匕首利落地架上T-800的脖子,但是却没有遭到反击。


看来效果很理想,液态金属笑了起来。


与Root一模一样的外表,微微歪着头,笑起来有别致的狡黠,比Root更加迷惑人心的气质,液态金属朝她吹了一口气:“别激动。”


冰凉的匕首在脖子上划出浅浅一道口子。


“变回来。”T-800咬着牙挤出几个字来,拧住对方握着匕首的手拉开了距离,另一只手就着液态金属的手朝身侧的路灯砸去,杆子应声断成两截。


可怜的路灯。


“嘿,我说,别激动。”对方还在饶有兴趣地好言相劝,似乎放松了警惕:“你既然可以接受另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为什么会介意我现在的外表呢,这让你这么生气?”


T-800绷着脸,却没说话。


天际忽然传来一声闷响,时间机器撑不住了。她猛地发力桎梏住液态金属的手,无视她那故作可怜的眼神,重拳砸上对方的腹部,待液态金属吃痛弯腰,又猛击背部。松开对方的手,T-800自腰间迅速摸出一个手雷,咬开保险塞进对方怀里,再一肘利落地将对方打趴在地,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接着她后退,却还是慢了一秒。


冲击混着滚烫的烟火席卷而来,刺激气体顿时充满鼻腔,T-800抬起手挡住了热焰。


 


爆炸声后,一切归于寂静,只剩大量硝烟味。


金属呈水洼状铺散在地上,终于不动了。


T-800挪开几乎报废只剩金属骨骼的手臂,露出一张完好的脸。她几乎是下意识地护住了脸,对此她拒绝解释和思考任何原因。


面无表情地看了地上的残局最后一眼,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Root的气息。


她垂了垂眼眸。头顶的天空电光一闪,乌云密布。


 


没过一会儿,下起雨来。地上的液体金属混合着雨水开始慢慢汇集起来,不多时又聚拢成形,还是Root那高挑好看的样子,她睨着过分安静的一片狼藉,弯了弯嘴角。


看来这套DNA,确实很好用。


 


已经踏上归途的T-800并没有注意到,她的靴底正粘着指甲般大小的一抹亮色金属,她们将一起,回到未来。


 


TBC.




-----------------------------------------------------------------------------


 


我不确定下一章是不是我……啊好像还是我【哭。


欢迎讨论~





评论
热度(63)
  1. 赵子坷2012竹羡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老伯伯分区 转载了此文字
 

© 老伯伯分区 | Powered by LOFTER